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一见钟情 番外一

·原著向,段子流。





+

牵时


牵着时间去散步,说不定就捡到那个遗失很久的梦。 ——简嫃



1.


为轮回拿到第四个冠军,不声不响举着轮回大旗走过八个赛季的周泽楷,本该是最值得站在媒体前接受闪光灯的一个,而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却并未见到他的身影。

一切谜团在第二天才被揭开,轮回召开新闻发布会,为轮回夺得四个冠军的现役队长周泽楷,选择退役,队伍会在下一赛季补进新人。发布会停留于只言片语的告知,过于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寒酸,全然不像从前任何一场轮回用于造势的发布会。

很多记者搁下照相机时,恍然间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夏天,叶修的最终退役,似乎也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会场,源自别人之口的转述,就将对于职业生涯如此重要的大事尘埃落定。

可这过于单薄,甚至让很多人产生了睡一觉起来就觉得那是梦的错觉。

直到很多人在那天的报刊上看见这样的醒目报道,才真实的意识到了,那个带给职业联盟无数惊喜与风浪的周泽楷,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一如他惯常的少言寡语。


2.


周泽楷在第十二赛季决赛结束的这个晚上退了役,往宿舍里打包了一堆过于简单的行李回到家。宿舍属于他的床铺干干净净,就好像当初迎接他的到来时那样。

穿越马路,等过电梯,周泽楷拖着拉杆箱打开家门时,发现并非完全黑暗,隐约的光铺在地板上,他把大门轻带上,又暂置了行李箱,顺着那道光走进去——厨房的灯还是亮着的。

“小周,你走路怎么不带声呢?”叶修转头时愣了愣,复而心情很好的把剁碎了的西芹往滚水里一扔,菜刀还没搁下就往餐厅指,“坐那儿等好吃的。”


3.


事实证明,叶修对着菜谱钻研了一下午的成果,并没有他钻研一下午荣耀的成果那么出众。

但周泽楷吃的很干净,用叶修的话说,就像电视里开胃药广告的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这并没有助长叶修下厨的积极性,在未来的很多年,负责敲碗的还是叶修。


4.


退役的想法周泽楷很早前就和叶修交流过,无非是竞技年龄差不多了,谁都逃不掉的事情,是时候休息休息了。但退役之后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惬意轻松,周泽楷在申请退役之时就收到了轮回的挽留,歇过夏休期就要留在轮回指导新人了,叶修笑说这很好,能无间断锻炼语言表达能力。

那时候的周泽楷似有似无的回了点什么,低着头往豆浆机里泡豆子。他以为叶修就是在B市请了个假,这两天可能总部工作少,松泛些,可以飞过来陪他,过两天又赶忙的飞走,准时的跟报雨的蜻蜓似的。

直到过两天没见叶修有动身的打算,问起时才得知,叶修调往联盟S市分部的申请在周泽楷退役的前两天过了,拖了几天才慢悠悠飞到S市,摸出很早之前周泽楷给的钥匙,又点出沐橙在朋友圈分享的做菜攻略,给深藏功与名的轮回队长做饭。

叶修说的眉飞色舞,说小周你有没有很感动要不要以……

周泽楷二话没说把叶修的后话埋在嘴里。


5.


叶秋很惆怅,他看完自家亲哥发来的调任短信,认真考虑了一下明年过年是不是又要改签名了。

叶爸表示无所畏惧,爱来不来,私底下摸出手机偷偷打电话给电竞局,问S市分部的年假有没有不同。

叶妈洗了把青菜,说肯定回来,去年不是还把小楷一起带回来了了吗。

小点汪汪叫了两声,往地上就这么一蹲,冷艳高贵。


6.


能让叶修用上手机的男人,自然有办法收服叶爸叶妈,收服叶修全家。

但过程却并不是那么愉快的基调。

这要从忙完了世锦赛的那个夏天说起,捧着冠军奖杯回到B市的众人应付完了大罗媒体,各回各家,各找各队。叶修才是回去找妈,当然,带着周泽楷一起去。

叶修领着周泽楷,周泽楷拖着两只行李箱。前者按响门铃的时候说,谈恋爱跟打荣耀不一样,谈恋爱不需要离家出走东躲西藏。

结果两个人怎么拖着行李进去的,又怎么被原封不动的赶了出来。

叶修在门口停都没停,看着周泽楷说:“走吧,怎么这么看着我?不回去就不回去。”

“在赌气?”周泽楷这样答。

“当然,”叶修头也不回,“你是在说我家老头还是在说我?”

“……”


7.


后来周泽楷回了S市忙比赛,而叶修在B市住着联盟提供的宿舍,偶尔飞来飞去约个会,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打荣耀,小部分时间不方便细说。

过了元旦,不久就是全明星,刚巧轮到在B市,周泽楷下飞机的时候给叶修发了个小窗,叶修隔了好一会儿才回他,我爸生病了,在住院。

周泽楷眉心跳了跳,跟经理打了招呼,就直截了当的要地址,叶修手速快,周泽楷拦出租车的空档就收到了。

他到了医院直奔住院楼,等电梯的人太多,他被挤在狭窄空间的一角。到了那层要出去时还不停的说借过。

在内科的某一间病房外,两个面貌相似的人站着。他朝歪靠着墙摁手机屏幕的叶修走过去,没说别的,直接问情况。

叶修弄不懂那些专业名词,只能简单说:“心脏出了问题。”

“在排手术,”叶秋显然不指望叶修能解释清楚,“心肌梗塞,老毛病了。”

手术排在晚上八点,全明星在明天晚上,周泽楷随着经理提早过来,因而不必担心时间。周泽楷陪着叶修坐在手术室外面等,中间叶妈批了假赶过来,对着俩儿子急的团团转。

深夜的时候,叶爸才搭完桥,好在医生告知十分顺利,众人暂时能缓口气。

“小楷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我们守着,今天谢谢你了。”周泽楷提了点炒面炒饭回到病房的时候,叶妈走过来跟他说。

他愣了愣:“没事……”

“明天全明星,你先回去休息,我送你下楼,”叶修接过他手里东西让叶妈分给叶秋,提心吊胆了一晚上都没吃东西,又分了一份给周泽楷,“明天你打算顶个黑眼圈去现场?那帮记者有得写了。”

叶修露了笑,疲惫却松缓,今天他都没笑过,周泽楷抓着这个细节,觉得或许叶修回到家里,会是一件很圆满的事情。


8.


将近一个多月,周泽楷再也没见过叶爸。全明星的那几天,他忙的脚不沾地,之后又匆匆回S市处理事务,他只能从和叶修的通话中得知近况,好在没过多久就顺利出院了,过年能在家,不必留院。

过年的时候,周爸周妈还在国外飞,周泽楷给他们说了新年快乐,然后买了年货准备和叶修去叶家。

那年春节比往年提的早些,雪却厚厚盖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小周,要是被赶出来,哥带你去总部宿舍。”叶修站在门口摁了下门铃,手里和周泽楷一样携了大包小包的年货,但这些大部分都是周泽楷蹲在货架前细细挑的。

“不会。”周泽楷不知道自己的勇气从何而来。他忘了一眼叶宅客厅的玻璃窗,有温暖的光滤过软薄的窗帘照在院落的雪上。

门开了,光线透过展开的缝隙,软软的在寒冷空气中晕染开来。

“爸,春节快乐。”叶修在周泽楷不知情的情况下已将身子站得笔直,连恭贺话都说得像模像样。

“你小子……进来吧,”叶爸恢复的很不错的样子,他皱着眉在儿子肩上轻敲了一拳,神情却不同于以往的严厉,“你也进来吧。”后面这半句话,是看向周泽楷说的。

在冷光的映照下,中年男人言语间呼出的温热气息,在趋于黑暗的背景里布散开来。

“好。”周泽楷到底没能巧语花言,他因少有的紧张而略微拘谨的笑了笑。

不论他人,这是此刻他所能做的最好。而叶修已经搁下了红红花花的礼品,逗着小点喊他过去。

新年新气象,往后一切都会很好。


9.


约会防媒体一直是叶修引以为傲的技能,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防备措施,却躲过了几个赛季,直到退役很久都没有被逮住过。

现如今家里也交待了,反倒惹上事情来了。

其实事情很简单,叶秋将机票酒店一应安排好,推着他哥出去旅旅游约约会,干点正常人该干的事儿。

到酒店的时候服务员跟他验证完个人信息,用标准的普通话再次确认:“您好,请问您预订的是普通双人床间吗?”

叶修暗自嘀咕了一下,又看了眼周泽楷,那头周泽楷低着头看手机,研究旅游攻略,倒也没时间跟他挤眉弄眼。

“不,换一间大床房。”叶修拿手指在服务台前飘逸的画了个圈,这样跟前台说。

叶修拿着房卡唤周泽楷离开的时候,和边上排队的人对望了一眼,这一眼就望出了事来。


10.


第二天,这两位职业圈大神退役很多年之后,又再次携手登上了头版头条。

真是应了那句话,该来的总会来的。

当天清早开始,叶修和周泽楷的手机被各种电话短信充斥,叶修那边是跟兴欣打过招呼的,没引来什么惊讶的嘘声,更何况他人已经离队,造不成什么大新闻。周泽楷这头不一样,就算退役还是签约留在轮回工作,自然少不了人过问一番。

“小周我想起来了,昨天前台看到一个人,好像是哪家电竞媒体的记者……”叶修抱着枕头想了好一会儿,却没能再想起更具细的要点。

周泽楷抬起头来,却没说话,早起头发还没理顺,翘起一撮在空调风里摇摇晃晃。手机不停的亮着,振动改换成了静音。

“叶修……”隔了半晌,周泽楷站了起来,走到床沿坐了下来,他直直的看向叶修,“找个机会公开?”

周泽楷想得很简单,既然退役了,再公开也没有更多的损伤了,无需动用俱乐部公关。过日子是两个人的事,但不过早澄清,日子就变成一堆人的事情了。

叶修再明白不过,无论是明白周泽楷,还是明白这件事的影响。他们都不是鲁莽冒险的人,但不赌一注,谁晓得赢者:“行啊,你安排还是我安排?”


11.


叶修在一项调研任务中被委派往美国,去了解外国的荣耀竞技情况。那段时间他没事就隔着太平洋给公开的正牌男友周泽楷弹小窗,当然,是算着时差的。

在H市某个晨曦初照的清晨,床头柜上的闹铃如期唱响,周泽楷把它拍哑,又摸过手机,能看见叶修给他发的早安,因静音而停留在更早的时候,附上一张早餐的照片,周泽楷读图功能比某度识图强:小周你没白念,哥吃过早饭了。

而当叶修在大洋彼岸盖上被子之时,能看见放在枕边的手机振动一下,微微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是名为一枪穿云的那个QQ,聊天框里躺着简单二字,晚安。

就好像一些战术并不是人们所想的那么无懈可击,有些约定俗成,似乎也能打破。

在N市某个阳光充暖的午后,叶修还和周泽楷兴致昂扬大爆手速的聊着新发现,周泽楷那头泡着的茶还没等得及凉下来,就偷偷摸摸的进化成了隔夜茶。

叶修那头是否忘记了时间,而周泽楷也没有提醒到点的自觉。

总而言之,对着时差掐表,在有的时候,也是不必要的。


12.


在更多的时候,生活没有那么多起起伏伏和潮起潮落。它更像是一条路,再多的不过是松碎的小石子,磨过轮胎,却阻碍不了抵达终点的那趟车。

叶修早餐时所习惯的豆浆还是那样刚刚好的温度,糖分却被周泽楷减了下来,连同盒盒的香烟一起。

但叶修心里想着的,却是戒烟也没那么难,就像小时候换牙,一天减一颗糖,慢慢淡了习惯了,就没那么想了。

真想的时候,拉着小周来一口,比烟舒坦,比戒烟糖甜。

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最后舒坦和甜的都变成了周泽楷。


13.


叶秋的婚宴办的很大,商界来了大半,政界的碍于规定不能来。叶爸退了休,站在台上拿着话筒,依旧威风凛凛,叶妈在边上笑的温柔。叶修不是个喜欢闹腾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举着个葡萄汁充红酒,叔叔伯伯的跟在新人后头敬过去。

不能喝酒这种体质,一半遗传,一半习惯。

在多年之后,叶秋攻破了遗传,养成了习惯,拿叶修的话来打趣就是,婚宴上居然喝完交杯酒还站得直挺挺。

在多年之后,叶修仍滴酒不沾,他没婚宴没任务,当然私下里和周泽楷有没有干过这事儿,我们不得而知,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14.


唯一一次我们所能知晓的真真实实的醉酒,在叶修退役二十几年之后的一顿饭席上,那是一顿践行饭。黄少天的儿子留了学,出息无比,来接老爹一家去美国生活了。

众人调侃黄少天带着儿子去外国祸害美国佬,一条街都说不过他们。黄少天一边滚滚滚,一边勾着儿子跟大家走完一个再走一个,他自己好不到哪儿去,醉的东倒西歪还拍桌,再看过去,他儿子语言能力和喝酒能力继承的毫无耗损,跌跌撞撞也好不到哪儿去。

叶修说黄少天酒品不行,却撑住了没倒,跟黄少天喝下去不少,反观周泽楷倒是几杯下去面不改色。

第二天叶修在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过又落,周泽楷给他递了块毛巾,冰冰凉凉挺舒服。


15.


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老去是人之生长所不能避免的事情,这听来多少有点无力而感伤。

曾经那样被叶修记念着的,轮回给兴欣的10:0大横扫,也俨然成为了泛黄的记忆。

周泽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叶修的头上发现了第一根白发。而叶修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发现他看到报纸上的字,变得模糊起来。

从某个年龄开始,人开始不畏惧死亡,不在乎生命的短长。他们也开始捧着花束在那个并不欢乐的场所出出入入,亡故的旧友亲人开始增多。

而庆幸的是,彼此还在。


16.


新赛季开始,叶修第一次这么主动的订了一张前往H市的车票,他说,小周,我们再去看一场比赛。

而那时候应答着好的周泽楷,还在他的阳台上浇着花花草草。那些叶修所不擅长管养的植物,还在暖阳下轻悄吐息。

人会老去,却永远不服老。

他们屋子里享受着最好地理位置的,仍旧是那台电脑,它换过一些配置,可仍是如此旧陋。

在它的桌面上,停存不变的那个荣耀标记,却从未改换,崭新如初。

或许,也可以这样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打打荣耀。


17.


叶修在喧嚣鼓舞的观众席间坐着,周泽楷从远处走来,递给他一瓶拧松了盖子的矿泉水。

“小周,这个新赛制……还挺有趣。”叶修略微眯着眼看着,如今的投影技术更加完备,场上的厮杀被还原到比多少个赛季前更真实的地境。

“更全面。”周泽楷这样评价。

不同于观看以往任何一次的电视直播,在兴欣和轮回的新一代选手操纵着他们传承下来的角色载入地图时,叶修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他扣紧衣角的手指,发生着轻微的震颤。

叶修并不确认周泽楷捕捉到了这一瞬间,但在短暂的时间里,周泽楷将他的手覆了过来。那只和他一样的保养得当,却依旧被岁月皱痕点点侵蚀的手,温暖如松碎的阳光。


18.


又是一个春天了,叶修这样数着年岁,懒洋洋的往下滑,于是他又坐起了一点,给自己扶起一个垫子,靠在脑后。

窝在卧室里,他沐着日光浴,他能清晰的听见阳台上传来的修剪花草的声响,动听悦耳。

无数次坐在一旁的静看,如今已无需开出窗子,便能想象出周泽楷坐在矮凳子上举着剪子的模样。

叶修望着那堵被光晒的发白的墙,微微笑着,将视野里的光线收拢成茫茫一片。

“小周,我……”他将声音放到一个周泽楷刚好能听见的大小。

隔了一堵墙,交流便只剩下了言语。

“什么?”周泽楷停了手里的动作,这样问他。

“……没什么,”叶修换了个躺姿,心虚似的笑了笑,摸过一旁的相册看,“你帮我看看我的老花镜是不是落在阳台了?”

“你要?”周泽楷显然向这边走过来了,地板也在发声,这个屋子里的一切他了如指掌。

“嗯,我看看老魏寄给我的照片,他和孙子在西湖划水,特逗。”

“看过了。”周泽楷走到了门前,对他说着。

“再看一遍。”叶修咳一声。


19.


从未对彼此说过我爱你。

因为爱太轻。*

 




*蒲宫音

 


正文已修完,请组织放心。

心疼我自己又恢复了段子手一般的文风,可能是报应最近一打匹配我就跪。

写完番外二的车我感觉我还能再清心寡欲三百年

最近可能有新坑,但是别期待。

评论(9)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