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一见钟情6

·原著向

·情结对话部分摘自原著300-333章,打斗场面纯属瞎掰不很擅长(。





+

一周之前的叶修绝对不曾想到他会身于此处。

那时的他将视线从屏幕的光源中脱离开来,于环绕周身的机器中起身离座,伸了个懒腰打算奔赴吸烟区埋头刷本写攻略,转头对上了手执三张票的陈果。

而现在的他,坐在十几层高的酒店餐厅里,对着白瓷碗吃着饭。

酒店位于S市相对繁华的地段,他刚落座时从透明玻璃幕墙望下去,能看见商场攒集,街市纵横。

喧嚣处霓虹闪烁、亮照如昼,风看起来并不大,公路两侧的林带轻动着,抖落些地灯的陆离色彩。行人大多都是饭后出来散步会友的,在巷尾街头集聚,又朝各自的方向走去。

很早之前叶修就知道这个路段交通拥塞,高峰时段基本车躺在马路上就不挪腾了,从前嘉世来S市比赛的时候就堵上过一次,硬是把他想抽烟的瘾头憋成了昏昏睡意。

此时已近深夜,红灯绿灯在暗色的天幕下频繁切换着,路上的车流看上去倒是没减退多少,在暗橘色的街灯下慢慢悠悠的向前推移,相似的车辆驶入视线,又在一段时间后远去,消失于弯折的街角。车流按照轨迹运动,离开多少就会补进多少,就好像玻璃沙漏里不紧不慢坠下的砂石,趋于恒定、接近无差。

路口还有人提着大包小包等着车,但此时此地能打到车的几率总是不大的,少有司机会为了赚一趟钱而堵着赔上一大段工时。半小时之前自己从出租车上下来,街边就有好几个路人饿虎扑食般的涌上来,怕是还要为了拼车争上一番。

 

日历停留在年初的第一个周末,在一部分人眼中尤为重要的一天。

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周末,用叶修自己的内心话来说就是个互动性很强的集会,着实不是他喜欢参加的。往年他都是躲在后台,竞技的时候配合一下就没他什么事了。可今时不同往日,才第一天就切切实实体会了一把毫无过滤的观众浪潮,呼声迭起,若是化虚为实,怕是能把他拍上天再翻个好几圈。

大半天被俩姑娘折腾下来,坐到饭桌前的时候也就不顾什么个人形象了,虽然在他的世界里似乎并没有个人形象这个词的存在。

叶修手里三下两下的往嘴里送着饭,眼神却往上飘着,落到挂在餐厅正中的电子大屏幕上。一场场的挑战赛集锦伴着夺人眼球的字幕在画面上来回切动着,但很快就变成了短时广告,显然是他们回来的太晚,电视台早就播放了很久,到了是该结束的时候。

紧随而来的是第一天活动后的新闻发布会,这场发布会统共就四个人,免去两个新秀,他熟悉的就剩下了王杰希和周泽楷。

多年交情打下来,王杰希什么样的性格他一清二楚,怎样的采访词,又会等来怎样的回应,他都能猜的半差不离,认认真真却又滴水不漏,一贯的领队风范。

因而叶修咽了口饭,依旧淡然的看,相比之下,陈果的激动和唐柔的好奇倒是应时应景得多。

摄像机切给王杰希一个主画面,记者们将备好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在这种场合下,总要问出些什么,才对得起隔天的头版头条。采访席前灯光闪动着,明明暗暗没停下过。

出于无意的,叶修把视线扫向了快出框的位置,在那里,周泽楷安安静静的站着。

他记得周泽楷就是这样,仿佛永远能在热闹处辟出一片安静地来。

就像现在这样,周泽楷带着笑站着,把媒体的关注让位,而冷遇与他无关,他乐得自在,将身放置于不为人注意的地方。

又或者像很久以前那样,他走在队伍的前列,周泽楷就那样不言不语的与他对站着,迎着他递过去的手,回握住,再还他一个青涩而真诚的笑,像是他年复一年看见过的那样。

无论多少次,都能让人看得好像天地都静滞了下来。

三年的时间,太短又太长。短到不足以他再触碰一次冠军的奖杯,又长到他眼前的那个人,一步一步迈进、靠近,站到了足以和他抗衡的位置。

他想,等他回到那个地方,总是要说一句什么的。

别小看哥啊,你们这些小年轻,改朝换代还早着呢。

 

等叶修再次望向电视屏幕的时候,王杰希的采访已经过去了。

在S市的主场,又是人气选手,周泽楷还是吸引了一些媒体的目光,被围在画面的中心。

“您目前可说是正值当打之年的中生代选手,面对本次新秀挑战赛上,新秀的这种张扬锐气,是否觉得是对老将的一种不尊重呢?”有记者问道。

周泽楷沉默了挺长时间,叶修看着,也跟着沉默。他知道周泽楷在思考,也知道其实对方并不喜欢和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因而思索周全和沉默寡言成了最好的对策。

当他以为记者将要耐不住性子发出追问的时候,周泽楷顿了顿,给出了相当简略的回答:“还好吧?”

看到周泽楷望向摄像机的还是那样的眼神,认真平静,毫无波澜,他一瞬间明白过来这就是全部的解答了。转念想到不明情况还站在台下等后文的记者,又难免感觉好笑。

但叶修没笑出声,只是咬着筷子勾了勾嘴角,

“哈哈哈哈……”陈果不比叶修,没忍住就笑了出来,还抬手指着屏幕说,“我喜欢看他的采访。”

连唐柔也面露诧异:“他刚才那句就算是回答了?”

“是。”叶修把筷子搁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采访还没结束。

“唐昊打败了林敬言,你觉得他是不是可以称得上是联盟第一流氓选手了?”

周泽楷依旧思考着,在一段时间后笑着开口:“大家都很出色。”

“大家?大家是指谁?”

“嗯……所有人呐。”理所当然的回答。

“所有人?难道你觉得你的水平和于念差不多吗?”

“呃……他很努力啊!”

“努力,也不代表水平就好对不对?”总算抓到了可以发挥的地方,人群中又掷出这样的问话。

“尽力就好。”周泽楷半晌后说道,以平淡无奇的方式结束了记者们的问话。

这种回答多少带着些周泽楷的个人风格,没有锋芒也不会示弱。他想起周泽楷对他说过很多次的,也是这样一句话。

“尽力。”

多少次竞技场另一端发出挑战的虔恳,多少次赛场后台遇见时的搭话。

还有,也是一年前的这一天,停留那个聊天框里的那句回复,仅有一次,却再无后话。

 

叶修的视线被陈果笑的直敲桌子的举动扯回的时候,一旁的唐柔也是忍俊不止,向他看过来,问道:“这人是真就这样,还是在耍记者们玩啊?”

“相信我,他真的就这样。”叶修又点了点头,全世界都觉得他有多了解周泽楷似的。

陈果已经笑开了怀,拉着唐柔侃上几个段子。

可叶修没听进去什么,思维刹不住一般要往别处想去。

好在屏幕上又切回到了王杰希那里,他顺理成章把注意力移开,去想些别的。

 

或许是舟车劳顿的缘故,那个晚上平静的出乎寻常,他躺到床上就入睡了,一夜无梦。

叶修睁开眼时窗外的光还不很亮,呈现出一种常能在街边老旧的墙上看到的不均匀的灰白色。冬季的早晨总像是不肯醒的孩子,将光都蒙起来,偏要造出一个黑夜似的。

床头的木柜上摆了个造型稚拙的工艺闹钟,像是个削了一半的苹果,技艺都不精良,有棱有角的站立着。指针歪曲着,七点往左上偏一点。

暖气是连夜开着的,他天生有点怕冷,在温度这点上不能委屈自己。因而拨开被子时没有很明显的温差,叶修伸脚够了几下昨天没放好的一次性拖鞋,下床走到一旁沙发边上,摸过毛衣外裤一样样套上。

去卫生间之前,他还不忘先把电脑打开。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啧……合理利用时间是一门学问。

等他把毛巾重新挂好,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不远处的电脑屏幕已经停留在了桌面上。

现今荣耀的玩家多、影响大,又是在S市这样的地方,大部分酒店的电脑都会选择安装上这款游戏来满足大众需求。

他习惯性登完QQ之后就打开了荣耀界面,刷卡登号,略过一排排的好友申请和列表里各大公会的消息,自顾自的清任务刷副本,一样也没落下。

掷在游戏里的时间于他而言总要过的快上许多,等到副本接近尾声的时候,他听到一串敲门声。

“谁呀!”他手里还是鼠标和键盘的变奏,打字交代了下清怪的细节,然后操作着君莫笑停到一边的石林中。

隔着一层门,叶修听见陈果喊着:“还睡啊!起床了!”

他从位子上站起时抬眼看了下窗外,阳光亮开了几分,漂浮在高空的云懒动着,擦去些画布上湛蓝的色彩。

“起挺早啊!”开门时他对上陈果略带诧异的目光,笑了声,没来得及回应就跑回原位。

“都别玩了,吃早饭!”这回陈果的语气加重了些,好像不只是说给他一人听的。

“都?”叶修手里没停,嘴上还问。

“小唐完全是被你带坏的!”

“她会有出息的。”

“哦?你觉得她能达到什么程度?”

叶修大幅输出完,结束副本,大多数人都客气谦让着,开始分摊材料:“只要她不要失去热情,进入职业圈对她来说不算什么难事。具体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就要看她努力的程度了。”

“努力?和小唐说努力?”陈果笑了,但和以往不一样,带了些理所应当的反驳。

“在有兴致的前提下,她的确很努力。”叶修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了顿,“但如果哪一天她对这游戏没了兴趣呢?”

“所以我就说嘛!你们游戏要有节制啊!每天玩这么长时间,那不是很快就会腻?保持新鲜感懂不懂?”

“我不需要。”叶修微笑,“再玩十年我也不会腻。”

再玩十年也不会腻,这样严肃到令人失笑的一句话,就轻描淡写的脱口而出了。

而十年又有多么漫长,生命的很长一部分都耗掷在这个游戏里了,不管世人的言语也不管周遭的阻遏。

但他其实没思考太多,喜欢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不需要新的动力,却能将一切抛之脑后。

荣耀只是一种习惯罢了,就好像打渔的人要晒网,归港的船要叛岸。

“吃早饭了……”他操纵角色进入仓库的时候,听见沉默了许久的陈果这样说。

叶修加紧了手底动作,回了句马上。

待他起身离开的时候,阳光能从窗口闯入了,它将一切染上些自己的色彩,把白色的被子晒得很暖。

 

在酒店窗口望下去就知道天气很好,不管是适合出行还是被迫出行,叶修陪着陈果唐柔逛了半天的街。

值得庆幸的是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着,舒适不累,还能跟一帮大老爷们侃天侃地侃荣耀,因而他还有足够的体力坚持到晚上的活动。

这天的活动以游戏为主,表演性高于竞技性,但却是大部分观众比较期待的一天,能和喜欢的选手近距离互动这样的机会,大多数人都是不会拒绝的。

就比如说现在被苏沐橙点中的陈果,眼中全是中彩票之后的茫然和惊喜,打击完他就拉着唐柔往台上去。

叶修倒是真没什么遗憾,这地方他年年来,更何况苏沐橙还真不一定敢把他往台上推,观众不认得他,但不代表职业选手席里的人不认识他。他想着想着,往选手席那边看了眼,巧的是正好看见活动完回席的周泽楷,对方接过一旁江波涛递过的水点了点头,好像还说了什么,但这么远连看都看不大清,更不可能听清了。

叶修偏过头,刚好看见陈果新买的高倍望远镜,但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把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想法收了回去。

接下来的竞技活动进行的很顺利,他看的也挺认真,还暗自记着唐柔招式上的缺漏,要回去写下来。

他其实没觉得在这样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事情,出来参加一个盛会,以从未体验过的观众视角,多得是轻松自在。就连被唐柔认出身份来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关系,他根本不会在意,顺其自然。从始至终都是这样,当初他不小心把身份证掉在了周泽楷家的走廊上,被归还时也就正大光明的承认了。从嘉世到现今,他能很清楚的分辨哪些人值得信任、可以坦明,却永远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一些时候出于对战队的尊重,一些时候出于对旧情的顾念。

直到唐柔和杜明在场上对峙起来,他才觉得似乎就是这样安排好的,命运从来不会让他停下。

“不如让我来试试?”

这样的话语,一旦说出口就尘埃落定,没办法改写剧本了。

天击、遮影步、龙牙。

连突、落花掌、圆舞棍。

他敲击键盘,控制鼠标,精准的做着自己熟稔的一切,就像从前还操纵着一叶知秋一样。

在屏幕上,那些因真实伤害而喷溅的血花没有分毫消减。

被逼向墙角的剑客无处遁逃,叶修也不曾停下,毫不客气的将一道寒光送去,像离弦之箭,正中靶心。

豪破龙军!

被击中的剑客在空中旋转着,叶修放开手速调整角色手中战矛,又投去一记怒龙穿心。

决定胜负的一刻,他能清晰的听到键盘被敲击出的有序连贯的声响,像律动的心跳不会停止。

伏龙翔天!

龙头径直划过的地方,闪耀着金色光辉,而剑客改变身形躲了过去。

叶修轻笑了一声,一切还没结束。

他从不允许自己结束。

在指尖起落下,那条金色的游龙,抖落一身鳞光,像本该傲视一切的王者那样,抬起了头。

血花四溅,击中!

杜明所操纵的剑客在那一瞬间失去反抗的斗志,很快倒落在战场上。

两个大字在叶修眼前浮现,荣耀。

他没有来得及耽留,说了声上厕所就走了,因为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他,而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的。

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轻易在这种场合暴露的,然而在那样的情况下,用出龙抬头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他不会让自己的任何技能放空,在一切可以补救的情况下,这出于他对荣耀的认真。

叶修苦笑了一声,弄巧成拙也好,证明自己也罢。他也不是没私心,总有一天他还是要回来的,所以被认出来了,其实无关紧要。

更何况那样的操作,或许没有龙抬头都会被认出来。

按了解程度,老韩是肯定的。文州那样的洞察力,又怎么逃得过。还有大眼,大概连小唐都认出来了……

后台通向出口的道路上,叶修想着事快步走着,他摸了摸口袋又失笑出来,场馆里是禁烟的,只能等会走出去再抽。 

在转过一道弯后,圆拱形的通道口上的顶灯把光打进来,像千万条银线散落开来,织成一张空网。

叶修眯了眯眼,放缓了脚步。

他想到了周泽楷,想他需要几个招式能认把他出来。

 

叶修寥寥草草的烧完一根烟,陪着苏沐橙吃完冰淇淋后,顺着马路走回酒店。

白天愈是晴朗,晚上降温就愈厉害,枯卷的叶伴着尘沙在人行道上翻卷着,蹭出些断断续续的脆响。

叶修把外套裹紧了些,苦于没有戴围巾,一路上没少吃寒风,先前在店里抽烟提的劲儿都在风里刮的一干二净。

回到酒店的时候还被陈果抓着对质,姑娘真生起了气来,讨饶都没用。交代完大致前因后果又已经是大半夜了,两个姑娘一前一后跑出房间之后,他又往嘴里叼了根烟,静静把它燃尽。

没给自己留什么感时伤怀的时间,他随手打开了电脑,再没有什么比荣耀更好的调剂心情的东西了。

在冰霜森林附近溜达的时候,叶修接到了一个对话弹窗,他点开的时候看了眼名字,是田七的。

拜大神的话刷了一排,然后就切入正题了,无非是找他一起打个地图。

这图前不久他还打过,眼下又没重要事情,再打一遍倒也不碍事,只要不涉及公会矛盾,就当卖个人情了。

他答应之后就接受了邀请,进布尔斯小镇以后他一瞧,竟都是熟人。

“哟小月月,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那边月中眠无语了,硬是挤出句寒暄来。

月中眠,田七,暮云深……

还差一个。

“怎么?人都没找齐?”

“随便加一个吧,反正有大神不怕。”

“得,开始吧。”

随机进来的是一个叫二枪穿云的神枪手,打扮也是长款风衣随风飘动,左看右看都像是周泽楷的铁杆粉,要不是碎霜荒火不可复制,叶修还以为真遇见了周泽楷。

队友们各自打完招呼,叶修就开始分配任务了。之前等级够不到的时候,他找了职业选手来帮忙,现在等级够了,也不是说得心应手了,靠的还是实打实的技术。

他指挥前进路线,沿途击杀低级野怪。临近boss点的时候不忘提醒队伍,注意在石棺墓碑后躲避。熔岩碎石充斥于地面,每一脚踏漏都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

然后就真的出了事故。

二枪穿云在原地兜圈,不敢上前了。

月中眠他们虽然不算高手,但好歹还是一步步练级上来的,只要不涉及太多细节,跳跃躲闪这样的基本操作没问题。

这个二枪穿云他一路观察下来,走位都邪乎,更像是个代打完初级任务之后交付使用的玩家——这段时间里他倒是见过不少。

可悲的是这哥们还真的像周泽楷一样沉默寡言,全程除了语气词再没说些别的,标标准准教科书似的惜字如金。

月中眠眼见这情况也是耐不住了,喊了句:“兄弟你倒是跳啊。”

“嗯,等等。”

等了约有半分钟,田七都开始催了,二枪穿云才舍得离开脚下那块地,寻了个方向跳了过去。

那熔岩巨兽是从半空飞过来的,叶修操纵君莫笑跳上一块耸立的岩石,躲开袭击。

剩下的人按照指挥也学着一跃而上。

“除了二枪穿云,正面攻击,尽力输出。”

“我呢……”被剔除的二枪穿云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

“你远程进攻,注意它的移动。”

叶修绕开嶙峋碎石,从后凌空跃下,落花轰出,又接烈焰冲击,杀出一片混泥带土的血。

“换站位!”

一语发出,田七他们都明白指的是什么,那巨兽朝反方向去了,那儿正是神枪手的位置。

叶修意在让对方变动站位,吸引仇恨,谁知二枪穿云不明所以,直往巨兽脚下跃过去了。

“兄弟你行不行啊!”

“就你这样还学周泽楷大神?”大家伙儿都唏嘘不已,连着骂了好几句。

二枪穿云被骂急了倒也不客气了,文字泡和语音都不停下,回骂了好几个长句。

“靠!你其实是剑圣脑残粉吧?”

叶修这边一记崩山击把怪往另一块岩石角逼,看到那头的神枪手似乎改变动作要做些什么:“啧……兄弟你稳住啊,押枪没那么好学的,你不像他。”

“我要学就学,别一本正经说的好像你很了解周泽楷大神似的。”

嘴炮战线转移到了叶修那边,本人还没回应呢,另外三个人都忍不住替叶修出头去了。

这让叶修也愣了一下。

接下来的情况倒是没什么悬念了,幸亏大家总体还算是配合,不考虑时间最后也是打完了。

退出界面的叶修还是没把思维转出来。

“别一本正经说的好像你很了解周泽楷大神似的。”

可说正经的,他又能有多了解周泽楷呢?

 

叶修没了打下去的想法,打了个招呼就退出了游戏。

QQ登上的时候,职业选手群还是一样热闹,日常刷屏侃侃而谈,他扫了眼,多半是在讨论今天全明星的事情,精彩之处无数,可兜来转去离不开他今天和杜明的那一场比赛。

鼠标箭头在聊天框内无意的翻动着,在长久的梭巡后,他已忘却了原本要做什么,只是鬼使神差的点了下群成员里那个还亮着头像的用户名。

聊天记录停留在一个略显陈旧的日期上,一年前的今天。

一枪穿云 2029/1/8  22:47

尽力。

叶修记得那日天空灰霾,飘起了零星碎雪。

他在狭长的走道里捧着杯热水往嘉世的休息室走,在转弯处遇见了裹着厚厚围巾的周泽楷。

青年一步步走过来,靠近了,一如赛场上那样,很好的利用地势,造成了一个足以将他拦住的区域。在一个距离暧昧的位置,对方停住了,没有任何越距的动作,周泽楷只是用一双眼望着他,不置一言。

那时候的他想起从前很多事,叹了口气,给他一个宽释的笑,就像当初在机场时的那样:“你又要怎样呢?”

 

他想周泽楷原本是要说什么的,却在他那样的表情下缴了械,默默退了半步。不管是场上还是场下,周泽楷的强硬,在他面前毫无作用。对方的防线松去了些许,足以让他脱逃、离开。

周泽楷让他得偿所愿,纵他离开。

然后在那天晚上,他收到一条回复,简短二字,在过于单调的空白对话框里铺显着。

那是他在那一次之后第一次遇见周泽楷,也是在今天之前的最后一次。



评论(8)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