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一见钟情5(上)

·原著向






+

周泽楷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一块。深冬的夜总是要来的快些,日光在低走的云后踟蹰不行,透出些恹恹的橘色斑纹,又在浓淡未调处揉进些灰色,像是印象派油画,不时飞进些惊散入画的憩鸟。

周六的常规训练要比平日结束的早些,他住的近,又有文件要拿,就凑着周日放假回家一趟。

开门时周泽楷背着个不算重的双肩包,手里还拎着个半透明塑料袋,兜着些晚市买的青菜。他把围巾从脖子上一圈一圈绕下来,对折了挂定在进门处的衣钩上,离手时顺势按了下墙上的空调开关。

收到讯号的空调挺卖力,连呼带喘干起工来,没暖透的气息从风口涌出,挑弄着头发,翻来覆去。

周泽楷套了件灰底的围裙凑在料理台前边择菜边走神。若是从背后看没什么,从前面看就能见到围裙正面印着只神情呆憨的熊猫,颇有些像一些时候思维游离的周泽楷。

但要是问他为什么选这个图案,他只能如实相告,充话费送的。

可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在某天中午起床之后坐到饭桌前,硬是要打着哈欠对着那熊猫吐槽一句:“哟小周,你这算是另类的把自拍挂胸前?”

是你要我陪你熬夜刷本的。那他就只好眨眨眼不说话,把一杯泡好的柠檬水推到男人面前,又扣住杯子转了下,把图案呈现给叶修,留给自己这面一片瓷白。你自己挑的茶杯,也算自拍。

 

水龙头被旋开,哗哗往池里放着水。菜不多,刚好在水面上浮开。他翻了两个柜子,在较高的那一个里面找到一卷直面,和他的预估对上,还没拆封也没过期。这是小半年前夏休期买的。

屋子空间不大,但暖气还没打足,周泽楷拿指尖沾了沾水又缩了回去,挺凉。花三秒钟时间在心里为自己点了盏蜡烛,他把手按进水里开始洗菜。然后他感觉和水温一样冷冽的小阴风在心里卷了起来,三两下就把烛光吹灭了,余烟袅袅,如果乐极生悲,唱首生日快乐歌也能算合情合景。

把菜撩进空篓,周泽楷抄起锅子接满水又放回。点火烧水,扣上锅盖,他也不让自己闲着,往面碗里兑料,瓶瓶罐罐拿起放下,碰擦出频率不一的轻响。过一小会,玻璃间的触碰声止歇,被锅里躁动的鼓鸣接替。

周泽楷掀开冒着热气的锅,水滚了,面上一层翻涌的白泡,泉水似的堆涌着,又很快低灭下去。将为数不多的菜焯过水,周泽楷把拆好的面一根不落的放进锅,拿筷子捣两下又合上盖子。

守着锅的间歇,周泽楷开了个灯。厨房有面采光用的窗,只要太阳没落,房间里总是很亮堂。

煮个面的时间,夕阳早已被夜色逐尽,灰紫色的天幕上蓄着几绺细浅的云,一吹就能飞散似的附着,倒也长久没动。

周泽楷干家务的时候容易走神,但不是一动不动的那种。他往往手里忙着该完成的事情,脑子里却想着别的,或者干脆放空。

没多久又要打比赛了,昨天排过的战术还有哪些缺漏,他还得拿点资料比对着解决。要是江波涛晚上没大事,就让他把前些日子传过去文件分析一遍,战术永远不是无懈可击的,更何况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拒绝胜利。

周泽楷想的有条有理头头是道,手里动作也不停,拎起锅盖磕了个鸡蛋进去。

 

思维收束住的时候,周泽楷捧了个面碗坐在桌前。餐厅不大,方方正正刚好摆下一张餐桌,隔一扇玻璃门就是厨房,门没移上,能看见圆锅在灶上吐着白烟。

他对着窗坐,被放下的百叶窗帘擦拭白净,微翕着映些夜色进来。

很久以前的坐在同一位置的周泽楷,从来无心观看夜色,因为对面坐过那样一个人,刚刚好好装进他的视线,再纳不进别的。

他矮下头偏过碗喝了口汤,没急着动筷。面上盖着一层水潽蛋,黄黄白白,滴过了麻油而泛起晶亮的光泽。

咽完汤的下一秒,他就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盯着面碗不动了。

 

在这所公寓中,他住的不多,下厨的时日更少,一双手就能清算。

如果硬要在回忆中给这张桌子摆点东西,他大约会置两个一样大小的面碗。临窗的那碗潽着鸡蛋,挨着印着黑白卡通熊猫的马克杯,另一碗隔着大半张桌边的距离,里面盖着煎得金黄的鸡蛋。

但其实这样的想象只在回忆中出现过一次,再后来,就变成了两只潽着蛋的瓷白面碗。在某个暖光温柔的中午,亦或是月色薄蒙的深夜,出现过更多的次数,哪怕依旧是屈指可数。

 

在无意中,周泽楷又一次,把叶修变成了习惯。

哪怕当初他只是为了图方便而更改了自己的习惯。

可没有人会去追问这样的缘由,就好像他不会再去问叶修各自知道答案的问题。

他曾向叶修抛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答案清楚明白。他也明白叶修必然知道自己等的是怎样一个答案,可叶修不说,或者不可能说。

没有一个答题者会知道正确答案却不说出来,偏偏是叶修,那样离经叛道特立独行。

 

把沥尽水珠的碗摆进碗橱后,周泽楷推上橱门走出厨房。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亮了一下,他顺手拿起点开,是职业选手群的消息。

手机在你那儿吗?好像走的时候忘记带走了。末尾还带了个吐舌头的表情,周泽楷看了眼署名,沐雨橙风。

但这条对话很快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系统的提示文字。

沐雨橙风撤回了一条消息。

不好意思,发错了。苏沐橙的言语恢复了一直以来的温柔礼貌,但很少显得随性亲昵。

周泽楷想了想,确定了这条文字的归属者。

群里陆陆续续来了人,问着苏妹子发了什么,猜内容起哄的也来了,反正明天放假,不怕浪费时间,文字泡又一路刷开了。周泽楷没看进去多少,让他在意的东西从来不会是这些。

屏幕自动暗了下去,他也索性不去管,眼神往四周茫茫然扫了一圈,挪步准备进房间整理资料。

 

房间晦暗得很,桌上一盏灯虚亮着。

周泽楷坐在电脑前切换着文件,视频文字都有,缩小了框排了满满一屏幕。

他对着电脑敲文档,逐字逐句把要点列个遍。视频换了又换,他在秒与秒之前暂停细究。

这很熟悉。

因为就在这个座位上,也有人这样做过。只是当时放在桌子上的,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U盘,而是一本破旧的笔记本,有些厚,已经记过很多,字不算好看,却也算秀气,密密麻麻铺满米白色纸张,书写时手臂蹭着的地方有微微卷起的折痕。

待他想上前看清的时候,却被男人象征性的阻止:“偷学战术可不是四好青年该做的事啊小周。”

其实他并不是想看那上面的东西。

叶修记录的时候,电子屏幕的光打在他快速书动着的手上,那双手骨骼分明,有着牛奶糖一样白而暖的色泽。光源变动又停格,恰到好处的把周泽楷想看的一切凸显的清晰而美好。

他想上前握住的,那种清晰美好。

 

周泽楷其实不清楚为什么会点开这个视频。

然后他回忆了一下,播放器把比赛录像放至尾声,自动搜索出可能感兴趣的视频推荐。也许是手误,也许是出于别的,他鬼使神差的按动了左键。

这个视频他看过一眼,连日期他都记得,在半个月前。那时他还没去H市,还没再看见叶修。

视频简单却不失制作精良,好歹是那么大的一个俱乐部,又是这样大的一件事情。

开始就是黑底白字,坦诚恳切。

叶秋,一叶知秋。

长久的停格之后,画面开始变得色彩纷呈了。

这些东西,他不会不熟悉,甚至连下一秒,解说会给以怎样的评论,主播会爆发怎样的呼喊,他都能一字不漏的在心中合拍对出。

一次次的战斗、厮杀、记录,他都看过,不止一次。

有些出于少年时期的崇拜和向往,有些源于进入战队之后的学习和钻研。

更何况,操纵着这个角色的人,是那样无懈可击而令人向往的强大存在。

 

为什么当时没看?

这个问题再一次抛出水面。

那时他就在俱乐部的练习室里,那里有适合观看的投影设备,有邀请他一同观看的队友,还不乏一些人可以陪他难过。

但他回避了,在视频点开的那一刻,用一个无关紧要的借口,离开了训练室。

一个人,倒一杯水,站在空当漫长的回廊中。

周泽楷是有一些不甘,但更多的却是不信,他会想起无数个赛场上永远相同却时刻变幻着的身影,会想起很多次竞技场上带着叶修个人特色的调侃与评断。

他发自本能的认为,叶修有着和他相似的不服输、不认命,这不该是他的结局。

直到后来的那天,他隔着一道玻璃门的距离,和叶修擦身而过。

在片刻时间里,周泽楷于这偌大的城市中将叶修定位。

然后确定,叶修还在这个地方,他没有放弃过,也不会任由谁做主。他只是需要时间回来,就好像枯木逢春,需历寒冬。

一切还没有结束。

不管是场上还是场下。

再往后,到现在。

画面还在推演,光照过的地方,斑斑点点。

他迫切着,想要追寻、确认一个答案。


评论(5)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