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一见钟情3(上)

·原著向






+

车窗外的风景在夕阳中由慢而快的倒退成色彩模糊的线,车厢内人语响动不大,更多的人选择了低头玩手机或是闭目浅寐。

这是一趟去往H市的动车,在乘客到齐坐稳之后如期发动。

周泽楷抱着行李包坐在后排一个靠窗的位置,这列车人不多,也坐得分散,以至于最后他才确认同座的票未售出。

包压着腿挺重,有些衣物、装订好的纸质资料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方才在车站等车时已拎了很久,现在搁下算是为手解围。他已经很久没有用旅行箱了,尤其是带锁的那种。倒不是说他是个活在回忆中的人,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种事,说来荒诞可笑,在经历之后,才颇有些慨叹。

他的衣兜里有一张手抄的纸条,上面是预订酒店的地址——那是昨天经理临行前留给他的。这趟出行纯粹出于公事,商谈一档广告的事宜,周泽楷有训练任务在身迟走一天,经理带着工作人员先行一步。

整理完思绪以后,他才真正意识到,准备去往那座久未踏足的城市。有着叶修的城市。这大概是自那以后离对方最近的一次了,至少能够在同一个地方。

不得不承认,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它玩笑似的将两个人拉近,又轻易的将两个人分开。在那个冬天之前,周泽楷总觉得碰上叶修是件不算困难的事情,哪怕是在异乡的贩卖机前,他蹲下取出柠檬水时,抬头就能看见准备投币的叶修。可如今,过去快一年时间了,嘉世在赛场的表现连让他和叶修赛场相见的机会都不给。

他总是这样,以各种理由踏上去往天南海北的旅程。有时出于公事,有时出于私心——周泽楷的骨子里不乏身为一位寻常青年所应该拥有的果决与冲动。因而当年喻文州收到他要一同去G市度假的消息时还一度以为这是个不高明的玩笑,被问及理由时,他只是看了眼群中的聊天记录,随手打了些无关紧要的话掩饰了过去。

但那也不算是唯一一次冲动,因为在那晚拒绝了夜宵邀请之后,他也多少有些懊悔这样的举动太过露骨。

 

那是假日最后的几天,气温上浮到一个在这种季节来看不太正常的高度,即使是G市这样的地方也算稀见。先前不用的空调也开始了运作,新闻联播以不变的形式结尾,众人窝在沙发里,各自玩着手机打着盹。

不知过了多久,张佳乐先打破了除却电视广告之外的寂静:“咱干坐着多没劲,要不去散个步吹个风,时间晚了还能吃个夜宵。”

提起夜宵,两个女孩子首当其冲激动起来,连张新杰都眼前一亮,似乎思考起了添油加醋的最佳比例。当然最有发言权和发言能力的是黄少天,随口报了一串夜市小吃攻略——这让周泽楷想齐具体内容有些困难。

三言两语说走就走,杂乱的收拾声中,周泽楷听见叶修开了口:“你们去吧,哥就不去了。”

“老叶你这不行啊,还未老呢就先衰了。”张佳乐毫不留情送上鄙视。

“哦叶秋你不去这可亏大了,你知道吗?夜市上那家海鲜粥有多好吃,上次我和队长他们一道去吃还差点被认出来,但就是因为味道特好……”黄少天埋头找着钱包还不忘说话。

但其实叶修的确挺累的。周泽楷看着他的时间很多,虽然对方大多情况下动得不多,可每次回来不是晒褪了层皮的架势就是直接扑在沙发上装死。

众人见拉不动叶修也就算了,准备好了打算出门。

周泽楷想了想,侧了下身子让行,却没有走动的意思。喻文州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问他:“周队不去?”

“嗯。”或许是觉得回答得过于含糊,他补上一句,“不去。”

答完话后周泽楷坐回了沙发上,他挺喜欢沙发边缘的那个位置,往往对面坐着叶修,后者大多数时间一副烟瘾上头的懒怠模样,偶尔有兴致做会儿手操。

其实没多久喻文州就回来了,或者说他根本没出去过。周泽楷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代他发问的却是叶修。

“你这是打算让黄少天当导游?那我默哀三秒,估计回不来。”

“我让张新杰盯着他们少喝点。”喻文州笑了笑,拎起一枚钥匙晃了晃,“而且总要有个靠谱的人留门吧。”

这栋别墅的赞助商在交房时只给了一把钥匙,在某一天出门无人带钥匙发生了爬窗悲剧之后,大伙一致决定日后出去找人留门,这样既不容易丢掉钥匙,也能确保不再发生悲剧。

被划为了不靠谱的人,周泽楷倒也没什么想法,继续低头玩起了手机。今天叶修或许真的太过劳累,以至于这个点还没上楼打荣耀的动静,客厅里一时沉默下来,电视上黄金档广告来回闪动着画面。

“看电影吗?”打破沉默的是喻文州。周泽楷望过去,在被拉开的电视柜抽屉中看见了几张光碟。

“拿来瞧瞧。”叶修放下了手中玩了许久的遥控器,反手撑起身子,像是提了点兴致。

而喻文州并没有直接拿过去,他矮下身点开光盘机,挑出一张光盘放了进去。电视画面被切换成了放映选项,等待着播放命令。

喻文州向叶修走过去了,总要有遥控器才能播放。

“怎么直接放进去了?就算我不挑这不是还有小周嘛。”叶修交换遥控器的时候顺手接过余下几张光碟,扫了眼又改了口,“这几张,适合黄少天。”

周泽楷的视线从电视屏转向叶修手中的光碟,某儿童动画大电影,嗯……挺合适的?

 

离电视过近,周泽楷朝后挪了挪,却还是能在看向屏幕的时候瞥见斜前方的叶修。叶修向后随意的靠着,头微微向这边倾,留给周泽楷一个侧脸,灰白色的光影勾勒出线条分明的眉目,生出一种过分寡淡不可向迩的错觉。在周泽楷的印象中,叶修更多的时候像一只撩人的猫,在柔软皮毛下隐藏尖牙利爪,一副具有迷惑性的慵懒姿态。

这是一部年代有些久远的外国电影,泛旧的画面染上些上世纪特有的情怀,墨青色的山丘拥抱着沉眠在暮色中的小镇,婉娩的风拂过枝叶却吹不动歌谣。一切是安静的,一对男女在宁静生活下的一见钟情,像口琴奏出的调子那样有着放大拉长的欢愉。

或许在大部分时候,事情的发生过于悄无声息,带着无需言语的静默——这尤其熟悉。周泽楷偏过视线,被注视者盯着电视,全然未注意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影片中暖黄色的夕阳透过屏幕沐在叶修的脸上,但其实不可能有什么温感。因为此刻空调还在运作,在电影的主旋律之外,细听能闻见风口的振动,还夹杂些玄关处水族箱里氧气泵的响声。

在封闭的空间中,浑浊空气略显干燥。周泽楷发觉叶修的唇有些发白,而没多久后者就抿了下唇,在光下粘上些蜜一般的色泽。

没有理由回头看,因而当他走进厨房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的离开是否引起了谁的注意。冰柜里还剩些昨日购物时买的水果。在周泽楷的记忆中,叶修不大爱吃酸的东西,以往他递过去的水果盘中,橙子总是留的比苹果多些。他挑了几个苹果放入瓷白的盘,退几步靠向了水池。水龙头拧开的瞬间,水柱以热情的节奏落下,他抬手调小了点,这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清洗。

倒数第二个苹果置入盘中的时候,周泽楷听见了脚步声。他没有回头确认,而是顺手拿起最后一个苹果洗了起来。那人从一旁消毒柜中拿出几个杯子,走到他身旁倒水,周泽楷这才看见是喻文州。一边是水倒入玻璃杯的声音,一边是水旋动着流入池底的声音。

“你喜欢他。”这样打破寂静的方式毫无征兆和来由,甚至发问的方式都带了些陈述色彩。喻文州这样说着,手里的动作却还稳当,没有漏下一滴水。

周泽楷顿了顿,抬头对上喻文州的侧脸,眸黑的像沾了水的大理石台。“很明显?”最后他还是没有选择遮掩,而是以一个不算冲撞的方式问回去。

“也没有,就是感觉。”喻文州将杯子放进托盘,又走过来帮他关了水龙头——他已洗了太久了,“你很喜欢看着他,有意无意的。”

最后一滴水从旋紧的龙头中坠落,像叩响门扉的手,收不回。

 

尽管喻文州已经表示这是偶然间发现的事,周泽楷还是不可避免的担忧起来。

的确,他的视线像挣脱了囚笼的兽无从控制。他总是在不注意的情况下就已经在看着叶修。叶修有时叼一根烟,面容严肃的看着游戏屏幕,有时嘴角噙着倦懒的笑,说些有趣或恼人的话,或者像现在,拿起一个泛着水光的苹果,随意的咬上一口。

像是在赛场上的竞逐,喻文州所拥有的洞察力,叶修又怎么可能会缺少。他不可避免的担心起这样直白的目光是否会被对方发现,哪怕叶修看向别处时总是那样专注。

周泽楷尽力将视线移开,顺着叶修的视线看向屏幕。

那是一片烟火尘嚣的战地,从不乏热闹的响动轰鸣,却因杂草丛生和枯木断截而显得过于荒凉。男主角想尽方法逃离,在冷色群山阻隔的远方,那座盛满了夕阳的小镇里,还住着他一见钟情的爱人。那双历经战火灾劫的眸未被硝烟蒙覆,定定的看向镜头。

在清晰的对焦中,静坐于镜头外世界的周泽楷,于那双饱受苦难的眼中,看见了几拭不去的爱和奋不顾身的勇气。



评论(14)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