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一见钟情1

·原著向






+


雨下得毫无预兆,兜不住,自闲行悠游的云层剥落,便洋洋洒洒跌入人群的怀抱。

全然不顾未被薄云遮掩的日光,雨点迅而疾,带着夏日特有的黏腻灼人,扑得周泽楷全身几乎湿透。

S市夏季常见的阵雨天,寻常上街总该备着把伞,只是他窝在俱乐部太久,完全没有了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和出门带伞的自觉。他找了处街角避雨,扯着半湿半皱的灰色T恤,水渍深一块浅一块,贴在身上难受的紧。

好不容易解决完了衣服上的褶皱,周泽楷看了眼手中的布袋,毫无意外的,里面几件素日换洗的衣服也无端获殃,吸了雨水之后在手里沉重不少。

偶有撑着伞的行人路过,视线对上此刻略显狼狈的自己,周泽楷发自本能不好意思的腼腆笑笑,然后望向别处。

他的目光停留在对面马路一栋商品楼上悬垂而下的巨型广告长幅上,字号显眼,色彩鲜亮,一看便是刚换上不久的。那是轮回长期以来的赞助商的广告,在刚结束的第七赛季过后的第二天便如雨后春笋般占据了S市近半的广告租位。纵使这一季没拿冠军,S市的投资商们也都纷纷注意到了这一点,昔日的弱旅已不在,这是一支富有潜力能夺冠的强队,而夺冠是最牢靠的噱头,谁都不会否认,也拒绝不了这笔投资背后的高额利益,转化为现实便是轮回经理焦头烂额日日洽谈和摊到自己面前的商业合同,他点头,提笔,签下,来者不拒,不能拒。

这样的雨总是来得快去得更快,路边薄积的水潭里浮动的最后一个水泡不甘寂寞的游到边缘自行点破,人群收伞,车流关停雨刷,也有商家走出来,举着细长的竹竿撑起亮蓝色顶棚,落下一片水,声音劈啪作响。风信步而过,扰动人行道上的每一寸枝叶,透过棽棽树影,抖下几束去了燥的斜光,伴着滚落叶梢的水珠,再一次润泽已半干的灰白砖石。

周泽楷收了视线,拎起包走向一旁的斑马线,绿灯正在倒数,而横行的车辆才刚刚停下。

又一个赛季结束的真实感除了训练室里张贴在醒目位置的下赛季目标,便只剩下了严重缩水的夏休期。高涨的集训热情灌注于每一个热望冠军的竞技者的肺腑,而周泽楷作为队长,且不说要强加上拍广告接宣传的时日,就是按情按理按住得远近,他也绝对是最不好意思拒绝的一个。

住得近倒是不假,拐过几个路口,周泽楷便已踏入了小区大门,连地铁公交都不用。荣耀效应带来的所谓地段房价着实不低,但周泽楷衡量了省吃俭用回家省力路途方便和丰衣足食扛大包小包挤地铁的利弊,咬了咬牙选择了前者,好在俱乐部的队员住房补贴不菲,再加上自己买的是单身公寓再贵也不能上天,两年多下来周泽楷早就脱离了还贷大军。

当然,选择这个小区的另一个原因倒是十分独特,有了植物带和河道的阻断,这个小区上下无处不一如周泽楷般,静默。人少或许是缘由之一,除了保安之外,一路的确都没看见几个人进出,黄金地段果然不是谁都买得起的。这样恰到好处的安静是符合周泽楷需要的,发自本身性格和生活习惯的需要。

周泽楷站在门前想了会,才记起大门密码,滴滴答答几声门便弹开了。电梯在楼道拐角处,一摁按键门就立刻开启,显然有人刚刚下来过。进了电梯间后才发现缓缓合上的电梯门后的广告牌似乎换了,不一样的排版和内容,只是具体哪里不一样,连他自己也记不起来了,右下角也是迎合需求,二维码印刷醒目。他看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就这么呆呆的出了神,直到电梯间红色数字框跳成6,伴随着明晰的提示音,门向着两侧一开,他才回过神来走出去,木讷着朝裤子口袋里取钥匙。

门开的时候屋子里面比预计的暗上许多,显然是采光的窗被布帘掩上了。细想来他也将近一年没回家了,训练紧也好,别的缘由也罢。大部分家具之前有用布蒙盖住,木质地板漆色也依旧明亮,家政人员的工作的确到位,比起自己的有家不回更显出尽职尽责。

热水器也是上午打电话让家政人员插上的,现在它早已蓄满热水,以不紧不慢的节拍闪跳着微亮的红灯。周泽楷将半皱的衣服脱下扔进洗衣机,扯起一条毛巾进了淋浴间。雨后的夏午气温像是物价居高不下,不透光的淋浴间反倒催生出些许阴凉的错觉,周泽楷看了一眼冷水钮,手里反着方向拧了过去,负隅顽抗誓死不降这样的品质本该是好的,可这样的强硬态度缺无端被挥霍在了对抗高温上。然后丝如针般细密的热水从头顶浇落,拂过裸露的每一寸皮肤坠落在奶白色的瓷砖上,声音动听,像夏日低咏而出的绝句,平平仄仄平平仄,比体温更烫人的温度围拥上来,让人产生了被白雾包裹将要窒息的感觉,水蒸气攀爬过磨砂的玻璃门,涌满了整个卫生间。

烫感能麻痹人的神经,给人安全惬意的短暂错觉,就连微红的皮肤都成了片刻缓释的凭证。

周泽楷拭开镜面的白色水雾时看清了自己的脸,一如既往的眉目与轮廓,只是紧抿的唇似乎有心出卖些什么,他错开眼去,强迫自己不去想,就真的不想了。

一居室的好处体现在该开阔的地方足够开阔,该走人的地方也绝对便利,出浴室走两步拐进一扇门就是卧室了。简单的素色空调被三件套被平整的铺在占据了大半地方的床上,靠门的墙上涂着暗淡的硅藻泥漆纹,电视机不大不小,刚好安分守己的蹲进预留的墙位。一切简单明了,无处挑剔也毫无特色,唯一体现了那么一点个人风格的,便是靠着窗修的浅棕色木桌,延伸到墙的一角围合成一个书架,置几本聊胜于无的闲书,全然比不上那台此刻沐着日光浴的装备齐全的电脑位置优越。

头顶毛巾的周泽楷没有往电脑那边去,而是径直走向了床的另一侧——贴合在墙壁内的隐形衣橱。这是时下小居室惯用的装修方式,实用省地,从外看不出什么,从内便是别有洞天,大的春夏秋冬衣服怎么叠怎么放都绰绰有余,只是周泽楷不常在家,衣服几乎都留在了轮回宿舍,以至于衣橱空空,左不过挂着几件去年夏天住家时未拿走的衣服。

衣服都是自己的没什么好挑的,周泽楷随手拣了一身套上。衣服在柜子里挂久了,自有一股淡淡的樟脑味,混着洋甘菊的皂粉味,但也就凑近了,不细闻是没有的。

衣服挂的整齐划一,像人行道旁立着的不远不近的树。周泽楷拨了一下剩下的衣服,金属质的衣钩和长木横杆碰撞出沉闷的声响,他的手停留在最后一件衣服上,却迟迟未再放下。

那衣服还蹭着周泽楷指尖,只是没有了下文似的,就这样形成了近乎静止的画面。

没有拿起,也没有放下,就好像电影里面的长镜头,打上了几分暧昧的光影,被久久定格。

可如果有旁人在的话,大概都会这样轻描淡写的来一句,你瞧这衣服有什么好看的,淘宝均码多买多送,江沪浙还能包邮。

衣服的确是足以淹没在人群中的大众款式,可周泽楷甚至不用拿出来看就能记得上面印着一只线条极简、形象夸张的猫,那只猫一副慵懒姿态,在铺天盖地的淡灰色背景上蜷躺着,一双渴睡的眼曾望进过他的眸,在从前的某个白天或黑夜。衣侧或许是换洗太久的缘故断脱了,抖出几根毛了边的青线,附在半褪了色的棉质布料上,像匍匐的细藤。

周泽楷感觉心里有点痒,可细藤并没有绕上他的心脏,只是有什么蠢蠢欲动,抓挠着,轻而细。这让本就趋于静止的画面开始倒退,在数不清的日日夜夜中搜寻捕捉,可周泽楷记得很清楚,甚至每一个细节,在何处藏匿,在何时耽留,就如捂上耳朵后走了调的风声,清晰无比。

 

那是第六赛季的夏休期,于今也不过是翻过了一年光景。

一叶之秋在群里顶着嘴叼长烟、眼戴墨镜的表情,讲起了苏沐橙逼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他离开宿舍出门旅游的前因后果,三言两语说的有理有据,一副被扫地出门受害者模样,反倒是出于好心的苏沐橙坐实了首恶罪名。跟着发来的是一张去往S市的动车车票,明明是白天,照片上却连自然光线都不见踪影,灰暗模糊的画质引得黄少天连敲文字泡吐槽。

周泽楷点开大图,放大到几乎失真的程度,来回看了几遍。周一中午的班次,避开了休假潮和早晚高峰的时间,如果不是特价票的印戳比座次编号更鲜明醒目,反倒让人感觉叶秋是个通晓S市交通情况的人。

叶秋要来S市,后天中午。这是周泽楷寻遍整张照片获得的全部信息,但也足够让恒温的空调失效那么一会,他感觉脸开始发烫,手紧握住鼠标,心脏像被捆缚的索套收紧了一下,猛地跳动。

图片被收起时,聊天信息早就刷开几十条,一来黄少天在,手速那都不是事儿,二来夏休期基本都闲在家,有事没事凑个热闹。好在撇去冒泡的、废话的和不明情况的,一路扫下来也没算错过什么主要内容,连叶秋都只是该嘲讽的不闲着,该打招呼的也不冷落,一字不省一个不落。之前挑起的话头似乎在你一言我一语间就被搁置下来,彻底偏离了。

就在周泽楷为这有始无终的话题何去何从而疑惑之时,他瞥见右下角状态栏闪动着一个头像,灼烧般的枫叶,映入他的眸,像明灭的火。

小周,看群。这是叶秋发给他的全部,简短到只有四个字,两个毫无意义的符号,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可即使如此,在多年后连QQ都无法保存住这样经年累月的信息时,周泽楷还能清楚的忆起。

看了。挂着号在线不回是态度问题,秒回最多落个窥屏罪名,他衡量了一下,选择了后者。

你们轮回宿舍夏休有人没?储物间也成啊有网一切好说?你看我这大夏天被赶出来多不容易,求收留都不敢明着发群里。

语气无辜,请求诚恳,周泽楷思量了一下,让叶秋等着,发了条短信问经理,可就是这么不巧,经理爽快秒回爽快驳回,宿舍装修,叶秋不是粉刷匠那就没有一席之地。

装修住不了人。周泽楷只能如实相告,发出去的时候又仿佛想到了什么,指尖又飞速在键盘上补上一行字,在叶秋没来得及回复之前发了出去。来我家?

比起轮回宿舍怎么样?不够豪华我就得考虑考虑。是个人都看得出叶秋这话纯属瞎扯,多半就是答应了抬个杠的意思。

有网,挺好。天花乱坠的形容向来不是周泽楷所擅长的,他思考片刻,把叶秋最感兴趣的条件提了出来。

那成吧,给个地址?

巧的是周泽楷正好在打地址,叶秋这话一弹出来,这边刚好落下最后一个空格键。

周泽楷笑了,很轻的那种,不过是抿住的嘴角上扬了一个清浅的弧度,但那是遏不住的。他敲下回车,然后才从白得发亮的屏幕前挣脱出来,闭起眼用双手捂住脸,还是烫的,像灼人的浓夏日光。

 

有本书上这样说,虽然你买了冰箱不一定会用,但它总归给你一种家的实感,少了空虚。

周泽楷潜意识里或许是深信笃行这句话的,因为在叶秋联系自己之前,他已经在新家入住了四天,可每当中午他带着还在俱乐部的错觉打开冰箱的时候,看到的只是空空如也的托架和亮起的暖橘色灯光。

或许叶秋是上帝派来改造他假期生活的,在周泽楷将最后一粒猕猴桃放进冰箱抽屉时,他这样想到。身后地板上摊着三个被解开的购物袋,没了取走放进冰箱的果蔬,就剩下了零零散散的即食食品和一箱矿泉水。

但其实在两天的时间里,周泽楷也就做了这些准备,而且就算是只有这些也还是在叶秋来的那天上午出去买的。放花炮点灯烛着实不在他想到的迎宾礼节内,他唯一考虑到的是,叶秋一路劳顿而来,大热天的总该递上一瓶水,于是他在超市货架前来去徘徊几遍纠结着买汽水果汁还是矿泉水,想着在路上的叶秋没手机也不能问,便只能老老实实买箱矿泉水抱回家。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叶秋笑着接过水的样子,拧开盖子就喝,汗液顺着滚动的喉头流下,在衣领处印出不规则的深浅痕迹,然后伸过另一只手带上门,半开玩笑的打趣着小周你的工资待遇当真不错都能自起炉灶了。那时候的叶秋离自己那么近,近到他都能闻到对方每一件衣服上洗不去的烟草气味,近到他能看见叶秋对自己笑时勾起的嘴角,沾着清晨被迫起床刷牙时留下的白渍。

可叶秋在这间刚装修完交房的单身公寓里借住了不过五天时间,以至于周泽楷买的零食都还没吃完,屋里就又只剩下一个人做饭吃饭的身影。

叶秋来的匆忙又走的轻快,甚至让人产生了他从未来过的错觉。他来的时候带着再少不过的行李,走的时候也尽数带走,除了那件被忘记在阳台上的T恤。

或许他还留下了些别的。

那些被周泽楷命名为习惯的东西,在这座房子的每一个角落生根发芽,在留意和无意的地方适时提起。

比如他端起玻璃壶时,总有一种错觉应该给料理台上那只印着卡通熊猫的马克杯也倒上,然后静默的站到椅子后面,将水放在离电脑不远不近的地方。而椅上的人丝毫不会为霸占主人的电脑而感到不好意思,只是叼着燃动红色星火的烟,含糊的答上一句谢谢,然后在屏幕亮起荣耀之后端起来喝上一口,对着杯子上卡通熊猫颇为满足的笑笑。

再比如他进出大门的时候,常常会恍惚那么一下,想着是否该为不听劝阻出门买烟的人留门,因为他不止一次在出门后忘记带钥匙。哪怕那串钥匙和自己的那一串能打开同一把锁同一扇门,而周泽楷交出之后便不再期待对方的归还。

在无数环绕周身的实物和似曾相识的画面中,他不断回忆不断记起。在旋起的门把手上,他和他的指纹一次次相合。在那件落了单的衣服上,他再一次从洋甘菊的清香中将烟草味道剥离出来。

然后他尽力寻找,可是什么也没有了。

再多的,不过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回忆。

心脏每分钟都在跳动,七十下,每一下都想起他。


第二天周泽楷发现自己在沙发上醒过来,手里抱着一只压皱了的灰布方枕。连电视机都没关,声音大概开着最少一格,微不可闻。

他觉得自己做了很长一个梦,梦到那天他从超市回来的路上,想着中午如何为叶秋送行,而叶秋会怎样拎着前天就买好的S市特产(天知道叶秋根本没出门,都是自己大热天跑出去买的)踏上归家的车。他想或许叶秋也会有些舍不得,即使这样的想法连自己都觉得过于荒谬。

回答他一切幻想的是一张纸条。

小周抱歉哈,有点急事改了车票,醒来的时候你不在我就留纸条了,钥匙搁在床头柜上。

似乎真的是挺急的,字写的歪歪扭扭,错字都涂的潦草。

署名是叶修。

那是他前不久刚刚从一张偶然掉落的身份证上知道的,叶秋的真名。

最后其实连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自己赶去的车站,下了出租车之后的奔跑,每一口呼吸都灌上浑浊的热气。好在他赶上了,像是追上了红气球的猫头鹰。

梦里没有声音,滤过了一切人来人往的嘈杂和车停车走的喧嚣。没有提示音,可他知道车进站了。因为不远处坐在银灰色坐凳上的叶修站了起来,背对着自己,朝着更远的方向走去。

他甚至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开口叫住了对方,因为他很少直呼人名。

可叶修转过了头。而画面模糊的无法看清表情。

叶修在梦里是否说了什么他不得而知。

人有时无法掌控自己的梦,甚至连记住都有些困难。

就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沙发上睡着一样,他忘记了这个梦的结局。那件不知何时被自己拿出来的衣服,还安静的躺在离他不远的沙发上的一角。

 

意识转回现实的时候,电视上放着动物世界。

一只非洲豹伏在满是虫蚤的荒草中,眯着眼注视着奔腾而过的角马群。它饿极了,却只能看着流水似的美餐踏开尘沙远去。

那是一只成年的非洲豹,有着十足的经验和把握,它只是在等待一只掉群的马。

周泽楷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极了这只豹。

 

在车门开启的那个瞬间,他的双手在背后攥出月弧般的痕,不同于因紧张而微微松开的唇。可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目送着叶修走上了车。

不等到拥有万无一失的把握,他不会轻易说出口。


评论(20)

热度(659)

  1. 歆洛happiness顾二条 转载了此文字
    存文,码着慢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