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七日谈09

·不知道停留在什么时代的神棍架空向




9.


周泽楷依旧“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身份。

 

叶修在问出这话前,已推测了个十之八九,毕竟周泽楷是个活了几百年的灵力者,灵识还和他不相上下,估摸着是个时常运用灵力的引路者。于是他回屋之前在引路石上探了一回,姓周的引路者,倒真的有这么一位,就在S城的轮回亭。

 

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仅仅是这样百年之前的一面之缘,何以就这般草率地赶赴而来?如果周泽楷也只将那些事情当做玩笑,而自己在夜里的揣测也是一番天马行空,那会不会是轮回亭那边有什么事,是引路石所不能传达的,才求近跑来嘉世亭?

 

确定完了身份,叶修在心里有了个底,这才询问:“那你大老远跑来,是否是轮回亭出了什么事?”

 

“没,都很好。”周泽楷立刻否定。

 

“那你是自己来的?轮回亭的其他引路者知道吗?”

 

周泽楷也不骗他,立刻乖乖交待:“嗯,算是知道。”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他揣测完周泽楷话里这个“算是”的意思,心里琢磨小周这不会是偷着跑出来的吧?

 

不过事实倒也的确如此,周泽楷向自己的同伴——江波涛江引路透露了事情的大概,并且表示想要去一趟嘉世亭,不过江波涛理性劝解:“小周啊,这几百年的事情了,万一他不记得你了,又或者他不喜欢男人呢?这样的情况你考虑过没有?”

 

周泽楷自然考虑过,并且考虑了很久很久了,他点了点头,不打算隐瞒:“无妨。”

 

于是,当夜,周泽楷便启程了。第二日早晨,江波涛和其余引路者面面相觑,他脑筋转得飞快,觉得实在不能说出“小周不告而别去追叶引路了”这样的话,只好任劳任怨地圆上:“前些时日,亭内事务繁忙,我们轮回懈怠了与各大办事亭的交流往来,我与小周一商量,决定先去最近的嘉世亭交流一下,他昨晚就走了,不愿耽误大家休息才没说。”

 

就这么半真半假地填了这个问题,江波涛还笑着往引路石上一抚,给嘉世亭送了个“贵客将至”的讯息,一方面希望叶引路能够提前准备、多多担待,一方面也打消了众人的疑惑——虽然周引路不善言辞,可谁又规定他不能去交流呢?更何况周泽楷素日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是不能不服的。

 

叶修盯着周泽楷,从他的眼神当中读了个大概,虽然不能读出江引路的用心良苦,但也知保留轮回亭的颜面,不再多提。

 

等他做完不再多提轮回那边情况的打算,回过神来时,却发现不对,刚刚他想得略出神,思考的时候是盯着周泽楷看的。而周泽楷愿意待人诚恳的时候,从不遮掩,更何况是叶修呢,于是周泽楷稍稍坐得更正了些,不躲不闪任他看。

 

如今回过神来的叶修忽然意识到这一点,反倒退缩起来,直勾勾看人的是他,不好意思的也是他,那一张千百年不动声色的脸却隐隐有些烧了起来,好在烛光暗得很,照不出。

 

叶修把头稍微埋低了些,组织语言打算进行下一轮盘问,可他并不打算问“你是为何而来”这样的话,万一周泽楷又拿出那无辜真诚的眼神回他一个“你”,阿弥陀佛,叶修觉得自己的长生不老可能要终结在这里。

 

周泽楷像是看穿了叶修的心思,安慰道:“慢慢来。”

 

叶修惊起,他觉得再沉默下去可能就要灭亡了,很有必要强调一下,该坦白从宽的人似乎不是他吧?这慢慢来算什么?

 

不过他也不可能对着这样一个迄今为止尚算乖巧的后辈辩驳,更何况这个后辈此时此刻还套着一个追求者的头衔,叶修打碎了牙肚子里咽:“好,不急。我想说的是……如果不是自作多情,你来这里的缘由,我已经知道了大概,你也不用猜我是如何知道的。”

 

周泽楷眨了眨眼,没说什么。

 

“现在,咱摊开来说,先说说姻缘门这事,我不知你卜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如果符合哥的样子,但天下之大,我们不能一棵树吊死,你怎么知道不会再有差不多的人呢?”

 

叶修这话说得很在理,他也是这么说服自己的,虽然他潜意识里已经认知到了,神婆不会出错,再加上这前因后果,周泽楷大抵真是他的姻缘,但在没有深入交流和感情加持的现在,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快就缴械投降。

 

周泽楷却摇了摇头,坚定道:“就是你。”

 

“何出此言?”叶修质疑到一半,想到了什么似的,气焰忽然灭了下去,“你问姻缘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法子?”

 

姻缘门内,除却透露姓名之外,皆可盘问。

 

“列条目。”

 

叶修今早去姻缘门的时候,用的法子是“问条目”,便是直接问未来伴侣的特点,好核实是否是周泽楷。

 

而这“列条目”便是反着来,把对未来伴侣的希望列出来,让神婆占卜后告知,你未来的伴侣是否具备这样的特征。

 

叶修不死心地挣扎道:“你写了什么?”

 

“千年不死。”

 

“虽然这么说可能伤你的心,万一还有千年老妖精呢?”

 

“灵力者。”

 

“……好吧当我没说。”

 

好在叶修心理还是很强大的,他还不忘把最后一点泡面吃完,虽然吃出了那么一点“最后的晚餐”之感。

 

“还有吗?”叶修见周泽楷不说话了,便喝着汤含糊问道。

 

周泽楷像是在等他喝完,但叶修就这么拿着碗,慢条斯理地喝着,丝毫没有要放下的意思,仿佛要喝到见底、喝到天亮。

 

于是,等待良久,周泽楷还是开口了:“说过‘等你长大,想和我成亲也行’。”

 

 









情人节快乐…请周叶务必甜甜蜜蜜qwq…今天在咖啡店坐了一下午受到的伤害使我短小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