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七日谈08

·不知道停留在什么时代的神棍架空向




8.



翌日,阳光晴好,叶修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时,被面晒得温暖。他没听见问路街的鸡鸣,窗外树上的鸟儿倒是成双对,一呼一应叫得欢快。

 

昨儿夜里,前尘往事扔进了一锅里,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煮得冒泡。他打了针鸡血似的破了案,没有一丝欣喜,但也比前几日少了些战战兢兢,至少周泽楷来此,大概不是来挑事的。于是,他竟也安然地睡去了,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叶修收拾完自己,又很随意地拿了根香肠打发咕咕作响的胃。邱非早就不在屋子里了,叶修走出去远远望了望,那孩子已经很上道地坐在嘉世亭里,挂起牌为来客引路了,他也就不急于去打断邱非。

 

哥是该装傻好呢?还是该做点什么好呢?

 

叶修一面思忖着这道命题,一面转身回卧室把门带上。他顺路敲了敲隔壁周泽楷的门,不过周泽楷看样子是不在屋子里,这动作只换来几声空响,伫立片刻,叶修才想当然地意识到:也对,这都什么时候了。

 

叶修不是个会来事的人,当然,前提是没有让他发挥的契机。如今,这契机就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拿了一袋子金币换了七天的住宿,可见是闲得发慌,万一住完七天还没够,再住下去,那他岂不是要变成行走的猎物?

 

现下可以确定的是,叶修活了千年,实在是没有考虑过要和男人在一起,不,他压根就没考虑过找个伴。

 

凡人是不能找的,一生之缘不过数十载,等无数个轮回上演缠缠绵绵的话本戏码?叶修不好这口,太费事了。

 

灵力者?其实灵力者也不一定是最好选择,先不说现在的规定,各大办事亭之间,连真名都不能互通,更别说谈个恋爱了。再者,就算碰运气,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还能找到一个灵力者心意相通,谁又能保证他们的灵识不会相互干扰呢?

 

就拿自己举例,除了邱非和苏沐橙这俩磨合了很久的,其他人跑到他领地来,灵力多多少少都有些受干扰。再有就是,霸图亭的韩文清,幸好因为各种不合,千百年来只有几面之缘,不然两人灵识摩擦出的干扰,足够一个亭链瘫痪。换言之,能力弱者遇强者,弱者受干扰;两强相遇,灵识不合,互受干扰。

 

叶修这边给自己寻摸完不找伴儿的借口,转念一想却又在阴沟里翻了船。这周泽楷,活了少说也要有五百年,排除成精的可能性,多半也是个灵力者。看他这些天的样子,好像没受到自己的灵识的干扰?那么,只剩下两个可能性,一,他的灵识没周泽楷的强,影响不了他;二,他俩的灵识强度相当,并且契合度很大。

 

叶修扶着额叹了口气,他挺想选择前者的,不过不是他自信,单就灵识这点,上天入地还真的找不到比他厉害的,更何况若是周泽楷比他强,他必定受到干扰,他也就看周泽楷第一眼的时候被那张脸帅得波动了一下灵识,除此之外倒真的是毫无影响。身体是不可能骗人的,叶修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段时间活蹦乱跳身体倍棒。

 

 

 

嗡嗡嗡嗡嗡——

 

叶修从姻缘门出来的时候,怀疑自己得了耳鸣,刚想拿“上了年纪有点小毛病很正常”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脑海里却又唰得浮现出神婆占卜出的那道结果。

 

您的未来伴侣:沉默寡言,相貌出众,乖顺听话。

 

“虽然小伙子你的夫人不喜多言,但必如老身的签所言,貌惊四座、贤良淑德。”

 

说着,神婆还随手扯了段红线,三下两下编了个百年好合结送给叶修。

 

 

“哟,这不叶引路嘛!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不坐在嘉世亭里,跑来这迎接老夫?”魏琛打了个哈欠,从叶修路过的一道门里走出来。

 

叶修知他是开玩笑,可惜的是他现在丝毫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只能顺着挖苦道:“是啊,你要是喜欢,明天我八抬大轿来迎接怎样?”

 

魏琛抬头望了望天,不可置信道:“这是要天要下雨了还是娘要嫁人了?八抬大轿可受不起,留着娶媳妇吧!”

 

魏琛可能没想到“娶媳妇”这三个字戳了叶修烦心处,只见叶修眉头一紧,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还好叶修不是什么怕羞的大姑娘,魏琛只一问,来龙去脉知了个大概。

 

不过魏琛听罢,知晓了叶修的姻缘十有八九是那个周泽楷,立马惊呆在了原地。

 

叶修心情复杂地盯着手里的这个百年好合结,心想幸亏没当面拆台,告诉神婆我未来的伴侣可能不是位姑娘,您的称呼大可改一改,不然这神婆可能会惊出毛病,就此关门歇业。

 

 

 

“说好了,这事你先别说出去,有些事哥还想再确认一下。”叶修一边往嘉世亭走,一边不忘叮嘱魏琛。

 

魏琛此时已经缓了过来,大有看好戏的心态:“行行行,就你这出息,打探多久了还要确认。唉,你亭里是不是出事了?”

 

叶修听了魏琛这话,凝目一瞧,果然,邱非正坐在桌前,被一堆人围着。

 

这绝对不是正常时候的情况,因为问路者们完全不是守着秩序地排在队伍里,而是一窝蜂地拥着桌子,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

 

“我照你的法子,去237门前蹲了半小时,腿都快麻了,怎么不见开!”

 

“是啊是啊,我要去的是医门,你怎么给我指丧门去了?多不吉利!”

 

“别说了!我更惨!我方才刚……”

 

“哎,别吵了别吵了!有事咱好好说!”叶修在边上听了几句便知道了情况,赶忙上前拦着。

 

邱非抬头看了一眼,这眼神,分明是含着那么一点不服输的要强,偏偏又要把无助和委屈往下压。叶修能保证,他要是还不回来,这孩子也不会去找他求助。

事情总体还算是小的,叶修压了众人怒火,一个个道歉,又给指了对的法子,问路者们又都是各自有急事的,还不至于在这地方强抓着不放,不一会儿就原地解散,各投各门去了。

 

人去亭空,叶修才转头问邱非:“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就有一次,灵识似乎有些不稳,我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提,没想到今天就这样了……是我学艺不精,添了麻烦。”

 

叶修严肃起来:“第一,灵识对于引路者来说是大事,一旦有不稳定,不能放过,立刻就要找源头,对你自己和问路者负责,懂吗?”

 

邱非用力点了点头:“嗯。”

 

“第二,你的灵识不稳,第一次出现,是在什么时候?”

 

“那位姓周的问路者给完金币,我去买吃的的时候,”邱非回忆起来,“我像以前一样用灵力引路,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只有进口食品的摊位。”

 

“哦,怪不得,”叶修一直对邱非耳濡目染的节俭赞许有加,如今听完这话,也对那天邱非的奢侈行为有了解释,“也就是说,源头还是那位周……先生。”

 

叶修顿了顿,最终还是没将周泽楷的全名说出,一来邱非也是引路者,不能坏了规矩,二来,有个呼之欲出的答案,他还要去落定一下。

 

 

 

周泽楷回到驿站的时候,厨房的烛光还是亮的。

 

他在的时候,叶修和邱非总给他点灯,倘或他不在,这两人便不讲究,一支蜡烛也足以明照。

 

邱非在嘉世亭里收拾因白天闹事和叶修不在耽搁下来的帖子,在屋子里的显然就是叶修了。

 

周泽楷推门走了进去,叶修正守在锅子边上等水开。桌上摆了两碗泡面,一碗拆好的,离叶修近一点,一碗全新的,离周泽楷近一点。

 

周泽楷走得更近了些,站在桌子前面。

 

叶修听了动静也转过来,指了指那碗没拆的,毫不体贴道:“回来了,想吃自己拆。”

 

但周泽楷对此也并不介意,他从中抽离出最大的贴心:叶修帮他烧了水,于是,心情愉快地坐到了椅子上,三下两下就把泡面拆好了。

 

叶修烧水烧得十分有技术,刚好够倒满两碗面,一滴不多一滴不少,仿佛就像是等着周泽楷回来吃面似的。

 

不过也不是全然不可能,不然方才这碗多余的面摆在桌子上是做什么用呢?

 

事实就是,叶修的确是想等周泽楷回来,但他不是等周泽楷回来吃面。叶修原本只是想跟周泽楷说明几件事情的,但他一想到周泽楷回来的时候大概还没吃东西,又想到自己也没吃,就顺便煮个两人份的吧。

 

叶修见周泽楷吃得挺开心,虽然蜡烛的光不能够照清楚,但叶修总觉得周泽楷似乎在笑,也不是笑出声的那种,就嘴角稍微勾起,还接着吃面掩盖。

 

现下,叶修还自带了“这年轻人喜欢我”这样的情感,如此一看,真觉得周泽楷整个人都散发着开心的气息。

 

不过即使是这样,叶修也得说个正题,他咽完一口泡面,咳了一声,试图把周泽楷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小周,跟你说个事。”

 

“嗯。”周泽楷很快抬起头,盯着他看。

 

“前段时间,半夜嘉世亭引路石有异光闪动,意为‘贵客将至’,我原本以为,是蓝雨亭的前引路来我这里,只是没想到还藏了个真相。”

 

    “是吧,轮回亭的周引路?”

 

叶修说罢,也盯着周泽楷的眼看,希望能抓到点什么蛛丝马迹。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