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七日谈04

·不知道停留在什么时代的神棍架空向

4.

叶修在阁楼上,四周昏黑无人,只有一箱又一箱的封帖匣堆放在一旁,这些天因业务繁忙而搁置下来的心头事,叶修并未抛在脑后顷刻便忘,他特意等到邱非睡熟,看见那位周姓来客的房间也灭了灯,这才逮着机会披了件单衣上了楼。

 

一张张引路帖被拿起又放下,叶修仿佛被施了魔法般重复着这个毫无意义的动作。可他心中的目标却明确的很,要找到一张过期了的引路帖,可又难的很,和大海捞针也相差无几了。

 

不知是否是应了那位小周的话,这天夜里起了场大风。一片黢黑中,悄寂被放大拉长,只余下外头枯叶簌簌而落之声清晰入耳,叶修听得分明,竟也有些觉得冷了,他百忙之中腾出一只手,将那件洗得发薄的单衣提了提,裹紧了些。

 

不知过了多久,待到窗外夜风偃旗息鼓,叶修凑近灯盏的手微微一顿,他对着一张引路帖皱了皱眉,另一只手却从怀里拈出另一张帖来。

 

如果邱非此时此刻在的话,他便能借着微薄的光线识得,叶修手中这二帖,除却新旧外,所绘图样,所用材质,甚至是所盖章纹,竟是分毫不差。

 

 

 

翌日,天光微泄,问路街里的叫时鸡恪守着时间,分秒不差地号出新一天的第一嗓,邱非也应声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等他穿完衣服,按照习惯想叫一边床上的叶修时,一转头却发现那张床上除了条被单外空空如也。

 

不过邱非也不算是很担心,至少不会生出“我师父被妖怪抓走了”这样的想法,他坚信没有这样傻的妖怪,会挑叶修来抓。果不其然,等邱非推开卧房门,连妖怪都忌惮的叶修正坐在桌子边上,有滋有味地吸溜着泡面。

 

对,他没看错,是泡面。

 

“出什么事情了吗?”邱非走近了,一双眼中满是惊疑,一是惊桌上不知从何而来的泡面,二是疑叶修如此早起之缘由。

 

“哦,没事,昨儿起夜,看见外头引路石亮得厉害,不知道哪个亭给我们传了个信儿,说是近日有贵客要来,”叶修叉起一口面吹了吹,“虽然咱不搞那些阵仗,不过该有的也不能太寒碜嘛!”

 

事实上,叶修昨天找东西找到大半夜,困到哈欠连天,本打算下了楼倒头大睡一场,不想方一下楼就隔着底层的窗户,看到了亮闪闪的光。困意霎时浇灭。

 

这光显然不是寻常之光,因为这是他通过引路者的灵力“看到”的,那么十有八九便是横在驿站和亭子之间的那块引路石发出来的了。

 

不出所料,叶修走出屋子,就看见那不远处的引路石一闪又一闪,显然是有人给他的办事亭发了信号。能用引路石通信的人,须得满足两个条件,一为有精通传信灵术的灵力者,二为身旁正好有一块引路石。这二者皆难得,结合起来,差不多就局限到是某个办事亭的高层引路者了。细看这石头闪的颜色、频率和光线映射出的纹路,叶修立刻明白是贵客将至的意思。

 

叶修最开始其实并不重这些虚招子,架不住很多后来生出的小办事亭间的斗争。

 

这事得从千百年前说起。最初,只有叶修这一个办事亭的时候,天下太平。后来多出来几个,因相隔甚远,无甚交集,倒也相安无事,偶逢上引路者之间意气相投,还会有友好往来。再后来,不知怎的,更多通往问路街的灵力口被灵力者发现并开掘,办事亭便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设立起来,有些离得近的,非但没有建立良好的邻里关系,反而因为抢问路的客源而互相给对方使绊子。

 

所有问路街里,名字相同的门后面都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虽然拥有无数道门,对应着不同的办事亭亦或是尚未被开掘的灵力点,但访问者必须凭借引路者的指引才能进出,且必须是对应的那道门。打个比方,若你是从嘉世亭得了叶修的指引,进入某个门后,也必须从属于嘉世亭的那道门出来,同样,倘或是霸图亭来的客人,是绝对不可能从嘉世亭的门出来的。

 

于是,几百年前,就有动了歪心思的灵力者,进入某道门之后,便寻找到对家的门,启用灵力干扰改变开门方法,如此,凡是对家来此门办事的访客,进不去,出不来,若补救及时,也伤了来访者的信任,若补救不及时,必然影响业绩。可坏心思谁能没有呢?你可以使绊子,我又未尝不可?于是你来我去,长此以往,竞争风气也便恶劣了起来。

 

虽后有冯姓德高望重者重整业界风气,定下了条条框框的规矩,好不容易将这股颓风异气扫尽,可各大办事亭都好了伤疤且既痛,自此引以为戒,矫枉过正般重视起亭间关系,近年来各亭友好往来也是必不可少的发展手段。

 

一旦涉及到了办事亭的发展,那便是生计问题,叶修就算不情不愿也非得硬着头皮上,至少得敷衍着摆出个迎客的门面来。于是此次,叶修便连夜赶去商门,从小周付的金币里拿出一个,换了一抽屉泡面彰显“门面”。

 

叶修吃完,还不忘凑着纸碗喝口汤,他瞧邱非立在那儿一动不动的,以为那孩子也想喝,连身子都没转,就很顺手地从身后柜子里摸出一盒新的摆到桌面上,而后起身出门,去嘉世亭了。

 

邱非见了,一时忘了要说什么,他的本意可不是向叶修讨吃的,可越细想越难以记起,只好作罢,捧了泡面去烧水了。

 

 

 

这日,周泽楷也是照常起的,比邱非晚不了多久,他婉拒了邱非的泡面邀请,独自出了门。

走至嘉世亭时,见叶修正点着一支烟,便静静地站在一旁。

 

早起由亭链递送上来的问路信不多,拆出来仅剩下了问路帖,就更是薄薄一层了。等叶修燃完了那支烟,引路的内容也早已誊写完毕,盖上了章纹,如此,这些问路帖便转化为了有灵力附着的引路帖,他起身将引路帖搁放在引路石上,不消片刻,帖子便化为虚无,被传送至对应的亭址了。

 

但叶修显然没有忘记站在一旁的周泽楷:“今天你要去哪儿吗?”

 

“嗯,节庆门。”周泽楷看着叶修,不假思索道。

 

“是个好地方,挺热闹的,去感受一下节日氛围,最近H城也在城庆,不过这门里轮到什么节,我倒有点忘了,”叶修一边介绍着,一边开启灵力感应,“79号,对着门……叩一段《新年好》,啧,看来这里面是在过年了。”

 

叶修说完都有点笑了,他想象了一番这年轻人木然站在门前叩《新年好》的样子,觉得实在有趣,要不是不可擅离职守,他倒是很有兴趣围观一下。

 

    看着周泽楷离开的背影,叶修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笑容渐渐冷下来。

 

 

 

等到周泽楷的背影消失在问路街的深处,就真的只剩下叶修一个了。

 

叶修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再有问路信递送过来了,摸出烟盒放到桌上,还想来一支,边抽边等那引路石传信所提的贵客。

 

打火机尚未从兜里拿出来,谁知身旁忽有一道黑影掠过,幸得叶修反应及时,飞速地收回了烟盒,迅疾地闪到这黑影身侧,擒住了“贼手”。

 

他闻见声息风动,先是认为邱非那孩子又悄无声息夺他烟盒,故立马探手保住烟盒,可一旦近了身,叶修便明白这身量不可能是邱非了,下手便施了点力,把这个人擒在了案上。

 

与此同时,叶修看见了来者的脸。这是一张很是沧桑的男人的脸,长着乱七八糟的络腮胡。

 

“老魏?”叶修诧异地叫出了声。*

 

 

 

*原著511章


现充流下了泪水,最近应该就恢复更新了,可能还会勤快一点,不过具体的落实情况还是全靠缘分(x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