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七日谈03

·不知道停留在什么时代的神棍架空向







3.

 

“说实话,我在这姻缘门里干了几百年了,从没见过这么俊俏的小伙儿来求签,”神婆拢了拢筒里的竹签,脸上笑得连褶子都深了几分,“恕老身冒昧,多嘴问一句,你是哪里人呀?”

 

“轮回。”周泽楷正跪在蒲团上,向着对案的神婆回话。

 

神婆疑惑了:“轮回城的?可我刚刚见你是从嘉世亭的问路门来的吧?”

 

周泽楷也不解释,只点了点头,隔了一会,想到这是两个问题,又补着点了一下。

 

神婆见状,懂得见好就收,在这门里坐久了,深谙世事不可多问多看、多管多涉的道理,她很快从案头抽出一张素笺,将它铺到周泽楷面前。

 

“现在,将你对期望伴侣的要求,悉数列在这上头。”

 

 

 

邱非没想到,他醒过来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居然是帮叶修把他桌上的一摊金币收到驿站里去。

 

正如叶修所说,他们这儿是个如假包换的清廉办事处,一般来访的客人绝对不会收取任何东西,就算遇上硬塞的情况,叶修也能更硬地塞回去,这从根本上导致了他们的一贫如洗,也直接使伙食质量常年维持在不堪入目的最低线。

 

要知道,他们虽然活得比正常人长,但吃的可不比正常人少,邱非曾经一度觉得,要不是自己的寿命被灵力无限拉长,自己很可能因为嘉世亭的伙食太差而在青春期营养不良错过长高的契机。所以,每每遇上了超时罚款的倒霉鬼,他和叶修虽然表面上端着遗憾的态度,接过金币的手也依旧稳如往常,可内心却是如约而同地为自己即将改善的伙食提前庆祝起来。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邱非把金币一枚枚拾到掌心后,露出了没见过世面一般的表情:“十三个?那位问路者要停留这么久吗?”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邱非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这么一行字:他从哪来到哪去?现在在哪个门里?需要我们清理一下驿站的空房给他留宿吗?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徒弟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误入歧途,赶紧咳了一声,开始重新灌输正确思想:“不用区别对待,人家可能只是把要办的事攒一块儿了嘛!还有,询问问路者的身份是大忌,这一点应该不用哥再多说了吧。”

 

邱非很快明白了自己的出格,但他到底年轻缺乏历练,这点小事尚不算错漏。他点了点头,将掌心的金币握得更紧了些,调转身子跑向驿站。

 

叶修却“哎”了一声将他刹住。

 

“还是把沐橙空出的那房间打扫一下吧,这么久都落灰了。”

 

 

 

叶修再一次见到周泽楷,毫无意外已是日落黄昏,毕竟在昨日此时,他给了申请去姻缘门的周泽楷整整一天的时限。

 

一行飞鸟在天边那摊赤红的云前斜斜掠过,最后一只掩入山背的时候,周泽楷再一次无声无息地站到了正在整理信帖的叶修身后。

 

叶修转头的时候没反应过来,着实给吓了一跳:“你怎么又来这套,走路悄没声的。”

 

周泽楷抿了抿唇,像是不好意思又像是欲言又止,可他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着叶修笑了一下便再没了后文。

 

不过这毕竟是个小事情,叶修也没打算较真,他把信帖初步分了分,摊在桌上,招呼完邱非来把它们归置好,才转头问候道:“你回来了啊。”

 

“嗯。”回来都十分钟了。

 

“要在这里留宿吗?你别这个眼神,不是强买强卖,我是说,你有没有别的去处?没有的话就去我那驿站凑合一下呗,毕竟还有这么多天呢。”

 

“没。”周泽楷交待得很快,其实他本来打算跟叶修申请个寝门的,如今见叶修如此“热情主动”,也便顺了他的话接下去。

 

叶修听罢这话,十分爽快地敲定下来:“成,那你跟我过来吧。”

 

 

 

“随便坐啊。”叶修把周泽楷领进了驿站,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他心中却诡异地泛起这破屋子会否亏待这位贵客的想法,不过想法终究只是想法,他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将屋子来个大改造,便只能让周泽楷完成他想象中的“屈尊降贵”了。

 

说是随便坐,可叶修已经绕到了料理台那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整个房间只剩下了对坐的另一只椅子,根本没有了第二种选择。

 

不过周泽楷倒是没对这简陋的屋子发表什么看法,他很是礼貌地笑了一下,然后就着桌子前的一张高脚椅坐了下去。

 

其实,叶修的本意是想让周泽楷先在这坐着,然后他赶紧去一下空屋子,看看邱非先前把它收拾得怎样了。谁知他进了屋子,不知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率先坐了下来,眼前的年轻人还那样专注地盯着他看,那双眼干净得很,像是异品门里被神婆供奉在高阁上的夜石,连目光都如同那夜石般清澈中揉进些许温柔。叶修被他盯得有点瘆,仿佛他上辈子欠了周泽楷一袋子金币,他摸了摸鼻子,冷静思考了一下,觉得也不能让人干坐着,于是转头拉开了料理台的抽屉:“要吃点什么吗?”

 

但是在开口的瞬间他就后悔了,打开的抽屉里,清一色是邱非带回来的进口香肠,和一袋量少到可怜的榨菜。

 

别说是山珍海味,叶修连对方万一要说出个泡面都害怕。

 

不过好在周泽楷不挑食:“都可以。”

 

“咳,只有火腿肠和榨菜了,准确的说是很多的火腿肠和一包榨菜……”叶修鼓捣了一会,还是直接捞了点火腿肠放到桌上,“还是火腿肠吧。”

 

得,还是没给人选择的余地。

 

叶修也说不出是为什么,最后演变成了两个人相对无言,默默嚼香肠的场景,而纸糊的窗口仿佛漏了风,那因灯丝老化而光线晦暗的旧灯泡,此时此刻悬在二人之间,摇摇摆摆晃晃悠悠。

 

“不好意思,不过我们还要在一起这么些天,不知道称呼多少有点尴尬是吧,”叶修倒了杯水推到周泽楷面前,“能不能告诉我,你姓什么?”

 

周泽楷愣了愣,不知道是在惊讶怎么会有人在结识之时不问全名而问姓氏,还是在惊讶别的什么,他盯着推过来的那杯水,水面还晃荡着,漾动着暖橘色的灯光。

 

良久,他才抬起头来,看着叶修这样答道:“周,周围的周。”

 

叶修端起了杯子,边喝边垂眼思考着什么,最后他这样提议:“这样……那我叫你小周,你看成吗?”

 

“好。”周泽楷点点头,虽然叶修对他的称呼普通得就跟没叫一样。

 

外面的风又扰动着树叶了,黄昏的光穿过穿洞的窗纸透进来,恍惚间能看见残败的叶影。

 

空气又安静了下来。

 

“叶……”

 

“什么?”

 

风将窗台上的烛焰压得很低。

 

周泽楷轻轻地笑了笑,说:“没,叶子落了。”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