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条

风不定,人初静

【周叶】七日谈01

·小周生日快乐ノノ`∀´ル

·不知道停留在什么时代的神棍架空向

 

0.

 

H城这一带最负盛名之地,既非繁华闹嚷的城镇街巷,也非游人如织的楼台名胜,而是一处不一定每个城民都去过的地方。

 

不过,既是稍难踏足的地方,便自有其诡吊奇崛的道理。大概也是因了这番道理,历代生民将它奉为圣地,甚至有人声称受了此地恩惠,归来时特意建了祠庙潜心上拜。

 

从古至今,人们的观念每时每刻都在翻新,自然也有人发声驳斥这些烧香祈福的迷信行为,奈何声称受惠的人不在少数,且一个更赛一个虔诚,信众的力量不容小觑,信众的意志不可推翻。积久成渊,聚沙成塔,久而久之,不论是日久月积的真心之举,还是走过路过求个心理安慰,这样的举动也就少有人反对了。

 

这片圣地不知存在过多久,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比任何一个城民的叔叔伯伯爷爷奶奶都久寿。在悠久历史的某一个页脚里,它被世人命名为嘉世。而后,又有学者推推眼镜,给它附上了一个大家伙儿都喜闻乐见的注解:嘉祥喜乐,太平盛世,是先民对美好生活的祈愿或歌颂。

 

嘉世,它存在于祠庙牌匾的题字上,存在于典籍书册的记载中,像是真真实实存在着了,可是地图上又毫不见踪迹,难得有人知道它怎么去,也记不住它确切在哪儿,时间久了,人们索性就把城外那大片的荒地,都统称作嘉世。

 

然而,据行走过的人口传,嘉世仅是城外荒野中一线狭道前的一座亭子,惹起了旁人的质疑后,又故作高深似的添上一句:”嘉世也是一切。”

 

“你是说……桃花源?”过路的与啜茶的异口同声。

 

“这么说也不是不行……就算是吧!”那人思索一阵,给这俩地儿画上了约等号。

 

“那你怎么不留那儿呢?好吃好喝还有求必应,城主都比不起这等舒坦快活,又何必回来遭世俗罪!一看就是瞎掰扯!“吃瓜的拉开嗓门,将籽儿呸满了桌。

 

“跟你说你也不信,早年我大表姐家那独生子得了重病,眼看快不行了,我估摸着求医问药没着落了,不如拼着命去那荒野里试试,说不定真跟老一辈传的那样,有条有求必应的街呢。我在那野地里走了一天一夜,每一脚踩下去沙子都直往鞋子里灌,要说也邪门,咱长在这儿的,谁不知道H城雨水多,可我离开主城才没多远,就跟进了沙漠似的,越走越荒凉,然后你们猜发生了什么?”那人顿了顿,趁着吃茶的功夫卖了个关子,“刮了好大一阵风,等我揉清眼里的沙子,前面突然就多了一座亭子,里头好像还有不少人围着,我赶忙跟了过去,问清了才知道,都是在找那问路街。”

 

“那之后呢?”

 

“之后就找到了呗,不然我侄儿怎么能长成如今的大小伙儿!”

 

“去去去,谁问你这个了?我们是说,你是怎么找到的?又在那街上做了什么?”

 

“这个么……我不能说。”那人先前如何巧舌,轮到关键点上却支支吾吾了半晌,封死了嘴,只字不提了。

 

见那人如此,那过路的、吃瓜的与啜茶的一同嘘他:“怕不是编来唬人的吧,连这都说不清了,这种事情,当真不了!”

 

大家笑过一阵也就散了。

 

不过,纵使有人不信,也不妨有一些书籍中这样记载——嘉世有亭,道通一街,名曰问路。街设万门,幻变诡谲,擅入者如瞽失相,识道者有求必应。

 

这些奇闻一般的记载被人们添上新的故事,自此改头换面,不觉间就变成了孩童牙牙学语之时便知晓的传奇,类似于盘古开天辟地、女娲塑土造人的神话,被人口口相传。不管那条名为“问路”的街是否真实存在,有了一代代人固有的敬畏,嘉世一带也就坐牢了盛名之地的位置。

 

就像那桃花源,古往今来的人也在找深藏在嘉世荒野中的那座亭、那条街,听而不信的人有,寻而不遇的人有,真真假假,不过是世人一念之间罢了。

 

 

 

1.

 

“今天还剩下几封信函?”

 

男人搁下指间携着的铜印,换上一根烟,也用两指附着,另一只手凑到挂在椅背的外套上摸了几下,很快他皱了皱眉,口袋里的某个物件似乎消失了,他明知故犯地咳了一声,看向一旁的眼神里带上了些无端的无奈与讨好。

 

有个男孩抱着一摞信函走近,他将东西整整齐齐地码到桌上,才从兜里摸出一枚打火机帮男人点上,然后迅速地收回到口袋里,似是害怕下一秒这打火机就会被夺走。

 

待收好东西,男孩面色如常地抬起头,双眼甚至不带一丝得胜的狡捷,也没有半点埋怨,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番讨价还价,他乖乖地站在原地,回答男人方才所提的问题:“最后五封,如果不再去视察,落门之前能批完……今天第七支烟了,等会真的不能给了。”

 

男人趁那孩子不备,倏地伸出手朝他头上揉了揉,哭笑不得地说:“我说邱非小朋友,沐橙在的时候,到底都教了你什么东西。”

 

弄得原本多好一孩子,整天给我泡绿茶,对了,还藏我的火机,扣我的烟盒。

 

“没什么,只是让我多帮衬你一点……她还说:如果能帮叶修戒戒烟,就更好啦。”邱非说到“更好”的时候,语气显然因期待而有些喜悦。

 

叶修一听,觉得这可一点都不好,他可是把古往今来的烟都抽过了的人,也算得上烟圈知名人士了,说戒就戒那多没使命感。想到这里,叶修“啧”了一声,技术生硬地打起了转移话题的算盘:“说起来沐橙也走了有半年了,也不知道别的亭情况怎么样。之前蓝雨亭的引路者是换了吧,虽然名号没变,来往的凭据改过了。不过,这些年变的也不止这些,等她走完这趟,把所有亭都视察一圈,我手里这印信大概都换过几轮了。”

 

“嗯,是换了,引路石上显示是喻姓。”邱非回应地很快,一看就是功课做得扎实。

 

叶修很早就把邱非带在身边,其中用意也是很明显,无非就是自己干了千年的活儿,为了将来某日的退休养老,要未雨绸缪地找个接班人培养。

 

邱非原先也是H城内一个平凡无奇的孩子,日日过着学堂生活,自从十六岁那年灵识觉醒,一时间无法习惯强大的灵识磁场,而偌大一座城,竟没有听说过有与他境遇相同的人,倘或说了出来,势必会被当成异类引起骚动。邱非无所适从之时,骤然想到幼时常听老人家讲的问路街的故事,不管它是否存在,邱非总觉得自己应该试一下,或许在那儿能有解决的法子。如此,他便收拾了一个包,装了些干粮和水,独身一人上了路。

 

叶修第一次见邱非出现在嘉世亭的时候,着实是惊讶了一番,虽然那惊讶的神色只是在眼眸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藏没在袅袅的烟后,不过当时站在叶修身边的苏沐橙拉过邱非,笑嘻嘻地盯着他的眼,这样询问道:“你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引路帖,自己来到这里的吗?”

 

邱非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

 

在这样诡异的荒漠,地形几乎每隔几个时辰都因风沙而改换面目、更变轨迹,这也就是为什么,城中人要想成功抵达问路街,需要得到引路者的指引。

 

嘉世荒野中,一共设有七座亭,哪怕不曾迷路,每一座亭与最近的另一座都要相隔半日的步程,这对行路人来说无疑是一关难度不低的障碍。

 

一个正常人如果足够幸运地找到第一座亭,并按照要求投出问路信,他就能收到引路者的答复,待行走到第二座时,又需投出第二封……要到达真正的嘉世亭,找到问路街的入口,必须投出六封问路信,耗费至少三日半的时间行走过这道亭链。在这过程中,少了任何一道程序,都很可能迷失荒野,尸骨难存。

 

灵力者本就万里生一,他们天生拥有超出常人的感应力。可并非所有的灵力者都拥有征服荒野的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并不是全部的灵力者,都能成为一名引路者。而邱非,没有找到第一座亭,也没有拿到引路帖,却跨越难以计算的险崛地势,找到了嘉世亭。无需更多的检验,仅这一关,叶修就明白这孩子的天赋已足够优秀,稍加培养,假以时日,必能成为一个卓越的引路者。

 

自那时起,邱非就几乎一直跟着叶修,他在嘉世亭搬了数十年的信函,也认认真真地把叶修布置给他的东西悉数牢记。但他知道,这对于一个引路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数十年于叶修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这些努力也只不过像是嘉世荒野中的一粒尘沙,太微不足道了。他未来或许将要扛起的,是眼前这个男人背后的一切,是浩繁无尽的卷帙,是千机暗藏的长街,而这个未来太重太遥远,他还不敢想象叶修离开后的问路街会是什么样子。

 

 

“唔,这封写上了名字,退回去吧。”叶修叹了口气,将原本要落下的铜印提起,把信封朝外推了推。

 

为了避免有人徇私,问路街设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并且把它刻在了每一座引路亭的柱子上——但凡通过亭链一级级传递上来的信件,就跟城中学习时的考试一样,不得在信封表面标明任何个人信息。然而这样的低级错误虽少有人犯,却也是规避不了。

 

当然,和考试不一样的也有,比如在信封上是允许画画的。小孩自从踏入学门就知道,在题卷上画画铁定是要被判为作弊的大事,但是在所有分散在各地的问路街的办事亭里,收到的信件里,十有八九几乎都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不见其名,但见其画。您不让我留名字,那我就画个画取悦一下引路者呗,说不定您就相中了我的画,把我的信先批了。

 

这个现象最先出现的源头就在叶修负责的嘉世亭,他刚履任最初的那几百年,信件都是一模一样的无字光面,也不知是何方奇侠异士,想出了这个不写就画的法子,在那素白的信面上绘了幅城郊山水。

 

而终日枯坐在凳子上的引路者大人,在这白花花的信堆里埋头了数百年,乍一见当真眼前一亮,于是……

 

于是叶修兴致忽来,一花就花了半个时辰,重新打制了一副铜印,专门盖在这封与众不同的信件上。

 

叶修承办嘉世亭的信件时,向来是用生肖纪年的,轮到哪一年,他就在问路信上盖哪个动物的铜印,但在那之后,他那破烂到拿典籍垫桌角的办公桌上,多出了第十三枚铜印——猫。

 

虽然投信问路的人收到的回信里夹着的引路内容没有丝毫差别,但拿到猫印的人终归会觉得自豪些,搁到城中的学堂里,也就是被老师表扬一下的性质吧。因此,往后有了经验、二次造访嘉世亭的人,总会在信封上画上些什么,好博引路者青睐,而攀比之风一旦形成,信上添画这桩原本算得上稀奇的事也便不再稀奇了。

 

 

 

“医门,今天在021房门后,你的进入时间最多是半日,开门方法是敲四下门。万事谨慎,注意安全。下一个。”

 

“你又来了啊,来,把上次那包烟拿回去,这里是清水衙门,很正直,不收贿,”叶修指了指案头那包种花门,继续在册子上登记,“今天的商贸门在148,进入时间最多一天,友情提醒,有点难找,门在一个废纸箱后面,特小的那种,记得矮下身子走,注意安全。下一个。“

 

……

 

昨日那一批,时限都到了,叶修在册子上一笔勾去,他又翻过一页,将今天新入街的四个人与昨日六号亭的信件刚好一封不多一封不少地对上,毫无差错。

 

“今天就到这吧,把牌落了,再把信发出去,记得去柜子里拿点东西吃,累了也睡会,我去补个半日的觉,昨天跟麻将门大妈调解了三个时辰,床都没沾到,困死哥了。”叶修把事情交托完毕,才慢悠悠从桌前站起,伸了个懒腰,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邱非就站到了桌前。

 

不过,转念一想,邱非反应有这么快吗?而且,一旦潜藏在体内的灵识源觉醒过来,人的生长就像抽丝般无限放慢拉长,甚至数十年、数百年,都很难看见灵力者的躯体有一丝一毫的改变。通俗的说,就像神话故事里一样,可能是成仙了。虽然,这个“仙”显然不那么好当,一天到晚坐在桌子前面给人指路,不能意气用事,切忌消极罢工,无法享受休假,可以说是活得毫无质量,更别提来去自由、形如风动了。

 

放到眼前,邱非早在十六岁的时候便已觉醒,身形自然没有完全长开,在之后的数十年里,一直维持着这样的情况,以至于叶修经常把他当做小孩子,时不时揉揉头、拍拍肩。

 

可是现在站在桌前的这个身影,不太一样,挡住的光有点多,粗略地估计一下,得搬个好几块砖叠在邱非脚下才能造成这个效果。

 

待叶修看清之时,才发觉眼前站着的,俨然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那青年套了一件深灰色的长衣,因为背着光的原因更像是黑色,他的五官几乎淹没在帽子投下的阴影里,只有隐约能看清的几道轮廓,让叶修觉得,这小伙子长得应该不错。

 

青年的穿着和嘉世城来的人不太一样,叶修到底足不出户,说不清这是哪儿的装束,只能推测出这年轻人大概是外城来的吧。叶修也见过不少奇装异服的外城人,一是嘉世城从很早开始就贸易繁华,往来定居的外城人不在少数,二是虽然问路街的传说在各个城都有不同版本的流传,但大家都知道,嘉世亭是最早的由来,若是有什么重大事件,还真会有人特地从外城赶过来,在城中的寺庙里烧个香,再跑到荒野中撞撞运气。

 

“这位先生,请主动把六号亭的引路信拿出来。”叶修坐回了椅子上,顺手叩了叩嘉世亭的柱子,那上面赫然刻着四个真书大字“请递印信”。

 

“不好意思。”青年一听,不好意思地微笑着道歉,赶忙把衣兜里的信件拿出来放到桌上。虽是这么道歉着,他的手却平平稳稳,就算是极快的动作也没有丝毫慌张。要知道这千百年来,叶修称得上是什么人都见过了,紧张到手抖把印信攥皱的、慌张到叽里呱啦讲了一堆废话的、吐字结巴到甚至带上了外城口音的……比比皆是,像这样平静地道歉的,不得不说是破天荒头一遭。

 

“录音门。698号,这就不太幸运了,今天它藏得比较深,你恐怕要多走几步了,进去的方式……”叶修加深灵识感应时抬头开了一眼,那青年不知何时已将宽檐的帽子摘下,几缕细碎的前发被风吹得轻轻颤动,而青年还是笑着,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在叶修抬头的一瞬,他的视线忽地擦过,朝着远处的天看去,有些淡退的夕阳落在他的眼里,反而熠熠了起来。

 

在一瞬间,叶修感到自己的灵识有了微而难辨的波动,他暗道:哥这千百年也没碰见过,长得好看还能影响人的灵识吗?

 

暗自纳闷过,他很快就捕捉到了那道门的回应,而令站在一旁搬信件的邱非瞠目结舌的是,叶修居然扯出了百年难见的营业式微笑,告诉了青年一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开门要求:“你对着那道门笑一下就好了。”

 

末了,像是为了证明这并不是什么旷世玩笑,叶修还颇为正经地补上了一句:“快去吧,时限是半日。”

 

待那青年走远,邱非才走到叶修身边,小声地提醒:“你忘记说‘注意安全’的提醒了。”

 

“不需要,那扇门应该挺喜欢他的,就算有鬼怪也不会难为他。更何况……”叶修盯着手中的印信漫不经心地解释,可这句“更何况”后面跟了什么,邱非却是半天也没等到。

 

“不去休息吗?印信我已经发完了。”邱非看叶修还跟塑像似的坐在案前,一动不动的,像是在思索什么。

 

“等会,有个东西我要查一查。”

 

——————————————

是停了整整一年没写东西的现充汪本汪了,复健找手感,画风可能清奇,不喜欢的多多见谅啦。脑洞源于一年前做的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我当时把它一斩为二变成了千灯引和七日谈,由于大纲定稿还没over,所以七日谈不是真的更七次!!!(那你叫这个名字干什么)别问我古玄和神棍架空为什么能混在一个梦里!!!我不知道我做梦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擦泪)也别问我千灯引为什么没了,它的大纲我打了三遍,存稿写到一半了,但都因为各种方式丢数据了,我不想管它了(悲痛欲绝)当然如果你看过想知道后续的话,可以私戳我给你概况呀:)))

_(:з)∠)_陪周周度过的第三个生日,他已经十六岁了!再过两年就成年了可以干xx的事情了(不

最后~爱生活爱周叶!我会努力不坑的!

评论(6)

热度(97)